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今天早上看到蝴蝶蘭已快長出花苞的花梗有點低垂,想以小鐵棒扶正之,卻不小心因此將花梗折斷,結果一年才開一次花的蝴蝶蘭,花苞尚未結而花季卻就此宣告結束。除了心疼之外,卻也無法挽回。原因當然是我心不在焉、粗心大意。不過我在想,或許是蝴蝶蘭用花梗折斷來示意我:有些事情不能過度期待,也不能強求,否則執著於得失之間,只是自己在心煩心亂而已。當然以上跟我今天要去爬獅子頭山,還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出門途中遇到好久不見的Howard與其女友正欲往世貿看婚紗家具展,大概好事近了。與Howard閒聊之中,雖然好久不見,不過還是能充分展現了最佳損友的默契(?)。昨晚也特地想與三年未見面的好友碰頭,很難想像好友只是住在中和而已。到底是我本身孤僻,還是已經感染了都會人的冷漠?

誤走平廣路,但見綠山林 獅子頭山登山路由右而左

(翠竹林徑)

走新烏路從廣興接新潭路,但這是繞了遠路。本來認為油應足夠,但到廣興附近時,發覺路沒有想像中的好找,更慘的是錢包沒帶在身上。也就是在快沒油與沒錢的情況下,還要找路。

第一次走錯路,是走到平廣路上去了,在看到樹公廟後及時回頭。不過平廣溪畔山林多清翠,算是額外的收穫。

第二次走錯路是在小坑三路,因為一直跟著天和宮的指標走,但其實天和宮已經搬到更遠的山上去了。這一次是直覺告訴我應該回頭。但是爬了許多冤枉的山坡後,我的燃油已經岌岌可危。

從小坑路三段退回來續走新潭路三段,這個叉路口很好玩,路面上竟寫著:台東(小坑三路方向)與高雄(往燕子湖方向)。但往新潭路三段卻跟台東與高雄一點關係也沒有。

在新潭路三段一路戰戰兢兢的爬坡,沿途還開著美麗櫻花也無心欣賞。幸好一路上增加的門牌號碼稍微穩定了我的心情。過了龍山寺,就更加確定這條路沒有錯了。

觀獅坪看臥獅 幾近垂直的登山木崖梯

(獅子眼處登山崖梯)

獅子頭山登山口附近有一些綠野史蹟說明牌示,從報導也知這裡也快規劃成史蹟景觀區。雖然新店有兩個獅頭山,不過在新店三峽交界這裡的獅頭山的歷史可是大有來頭,附近也可走到安新煤礦。

關於獅子頭山的歷史是….同打鐵古道遊記一般,略。自己去找資料吧。獅子頭山如今是以一段垂直陡上的九十度木崖梯而聞名。爬過之後,我更覺得:這木梯有些地方應該是超過九十度了吧,所以如果一個踩空,….。

崖梯不只一段,但屬最底下一段最陡最長。看到獅子頭山易守難攻的山形,有點能了解為什麼這裡會曾是山賊窩。(歷史上其實不是山賊窩)

不說歷史,卻談浪漫。回程時下崖,突然想起笑傲江湖中百看不厭的一段。浪子令狐沖對任盈盈調笑時,胡說起要偷上日月神教黑木崖,拿一塊牛肉去餵任盈盈家中的狗。(餵狗的目的為何,應該不用多解釋了。)

當然這獅子頭山並非黑木崖,山頂上也無佳人只有山賊窩。而要有如任盈盈般的知心伴侶,其難度更不知比登獅子頭山要超過千萬倍。感嘆歸感嘆。從登山口走約十鐘來到山腳下的觀獅坪,觀獅坪甚平緩寬廣,有許多人甚至在這裡野炊。

從觀獅坪看獅子山前峰與後方山稜,果然像躺臥的雄獅。從觀獅坪望陡峭的獅子頭山東稜,不禁讚嘆:台北人,不能不來體驗這好吃的….,應該是好陡的獅子頭。

上了獅子眼後,還要走一小段路徑。過了前峰後,山徑就和緩多了,因為已經在獅子頭上了。

基點附近古戰場壕溝 古井
小城堡石厝 防蕃古碑

(往防蕃古碑山徑旁之金毛杜鵑)

來到獅子頭山基點,因為周圍林木圍繞,果然已無展望。獅子頭山,海拔858公尺,一等三角點。附近古戰場壕溝遺址。

試著過基點往西走,下坡隨即遇到叉路,左右兩條似乎環繞山頭。但往前方續行,再遇路口,左方有牌示寫著往小城堡石厝。取左,自此山徑一路和緩。

這獅子頭山往西的方向,叉路甚多,按照地圖所示似乎可往安新煤礦,不過真正走在山林中,一路上並無詳細導引與里程說明。如果要發展史蹟景觀區,可能最好加強路線導引。不過也許是我私心作祟,維持現在這樣也許就很好了。也許過不了多久,在獅子頭山登山口就會開始出現攤販也未可知。

至於山頂附近有小城堡石厝,有水井,可以遙想各時代盤據於此處的..規模。不過我比較有興趣的是這個時節盛開在往防蕃石碑途中的金毛杜鵑。至於防蕃古碑,右有下坡小徑可接往小城堡古厝。

今天所遇到多位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登山客,有的第一句話劈頭就質問我是哪裡來的(可能以為我是那一登山隊的);也有人不知是喃喃自語還是在對我說:現在往竹坑山太晚了、太晚了(我沒說我要往竹坑山);也有小朋友興高采烈的對我說:看到墓碑(指防蕃石碑)了沒….。

本文日期:2003.3.9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