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昨晚平溪看天燈,一輪皎潔滿月還在夜空高高掛,天空中一點雲也沒有,豈料今天早上天氣卻轉為陰沉,而下午終於也開始飄雨。所謂月暈而雨,這句話此番卻不適用了。在忠治,從新烏公路左轉上山,先經過一處好玩的籃球場,從沒有看過這麼正大光明的把路面劃為籃球場地的,不知道真正打球時,除了要注意過人之外,要不要注意過「車」?

一路蜿蜒上山,只在沿途看到一處大桶山登山步道的標示。在登山口也只有登山布條,卻無任何標示,真是浪費了這一條枕木步道。連我看到登山口,都故意先經過但不停,而繼續往前再探。產業道路終點來到一處雅緻房舍,屋簷下閒坐著一人,有狗陪伴。屋與人與週遭櫻花在霧中分外神秘,頗有隱居大桶山的感覺。不敢打擾,問明大桶山確切登山徑即快速離去。

登山口即見優美林相

枕木步道霧氣逼人

登山條棄於地

而登山徑果真就是方才故意路過不停之處,在路旁即可看見枕木登山徑與「兩條」登山條。登山口附近山林並不十分茂盛,但霧中看林的感覺,別有興味。登山口一輛車也無,看來今天的霧中登山可能會有點孤寂。

雖早聽聞大桶山登山路舖有枕木石子步道;但真正走一遭,更覺得這枕木步道真的舖的蠻長的。所以除了上坡,路程有點長之外,其實還算是老少咸宜的登山路線。雖然是枕木步道,但是持續上坡了數百級以上還是夠累人的。這時就得調勻氣息。

步道上見掉落的櫻花瓣,但環顧四處,卻不見櫻花樹。想到今天本來還想到烏來看看櫻花呢,不過今天下雨,大概這座大桶山就有的爬了。

沿途還是有見到登山條,不過登山條都不是掛在樹上,而是成堆被棄於地上,大概有人在做登山條的淨山運動吧。不過為什麼不是收集好帶下山,而是沿途隨意棄置於地呢?不過登山條如同野草一般,只要有登山隊登山,還是春風吹又生。

據藍天的圖集,從登山口到大桶山頂要走110分鐘,我就不相信全程都是枕木步道。加上雙膝因昨天的劇烈籃球運動而酸疼的很….。總之,在走了半小時的枕木步道之後,已經有點吃不消了,天空又下著雨….。

登山條棄於地 人面樹瘤

很想落跑回家窩在溫暖的被窩的同時,卻聽到人聲,看到一家四口,一對夫妻帶著兩個國中生模樣的孩子沿著枕木步道走下來。

原來這一家人也是因霧想撤退。據言是走到稜線之後,還沒到山頂,山徑卻開始一路下坡;因起霧,前途茫茫還不知要走多久,”又帶著孩子”(?),所以決定今日先撤退。我與該對夫妻熱烈的討論登大桶山的一切,一旁兩個孩子倒是沉默的很,不知道跟著父母親爬山是否心甘情願,特別是這種沒有景觀可看的雨霧天。

離開他們獨自再上山,雖然自己也抱著隨時也要撤退的打算。其實霧茫茫的枕木步道,我倒還可以接受,走在這樣氣氛中的林道,頗適合胡思亂想。不過枕木步道一走完,山徑變成濕滑的林中泥濘路,而且天空開始下起不小的雨。這樣就實在不美,因為得時時刻刻注意腳下的每一步,只要一不小心就會滑倒。

蕨類大行動(?)

登山一小時後,開始想撤退,但還在勉強撐著往前走。不過好像每次我想撤退時,山路上就會出現新奇的東西來吸引我。這回看到的是蕨類大活動,一大群蕨類植物伸出它們的那個(到底是什麼東西,很抱歉,連同課堂上所講的黃色笑話,我早就統統都還給高三的生物黃老師了)。以往都只在大型的蕨類上看到它們伸出那個,但這一次是在山徑兩旁地面上看到一大片「矮小」的蕨類,「一起」伸出它們「長長」的那個,看起來就像是外星人伸出它們的觸角。然而很奇怪的,當我回程特地要再找這一片蕨田時,卻已經找不到了。

雖然一時有蕨類吸引我的注意力,不過濕滑的山徑還是讓我處處嚐到苦頭。來到一處下坡,應該是先前那一家子撤退之處;馬上有一處窄稜,不過霧中視野不明(?)還不會感到如何驚險。枕木步道結束後二十分鐘出來到一處叉路口為入柳杉林支稜路口。從此之後,步道才是在柳杉林中,而步道有些部分還以小圓木舖成。

又二十分柳杉林中路,其實頭髮已經在滴水;現在的情況是因為已經走的很遠了,所以就此撤退可惜,今天下午的時間就算是全送給大桶山了。否則雨中林道走起來還真有點陰森。

柳杉林中路(75分)

柳杉林中路(80分)

窄稜(60分)

後來來到一處寬廣林中地,為四叉路口,直行可往羅宏山(即龜山方面)。猜測應取右叉路且不久就可至大桶山基點。

果然沒錯,因為前方有狗兩隻看到我汪汪亂叫幾聲後,就往烏來山方向跑。跟隨兩隻狗的後面,來到大桶山的基點。大桶山,有一顆三等三角點,山頂沒什麼展望,但有氣象局測候站與無線電中繼台(一時又想起我在421看著里嶺大橋夜色的日子….),續行兩小時再往烏來山,下山再兩小時可至烏來村。

本文日期:2003.2.16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