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不消說,每年一、二月之間,出外冶遊目標自然是賞櫻。烏來櫻花祭從一月二十五日正式開始,不過如同去年所言,雖然不能免俗的跟尋常人一般也到烏來賞花湊熱鬧,但是就算要俗也要俗的不一樣。也就是賞花的程序跟一般人相反,先到烏來附近其他景點,而將烏來賞櫻擺在下午三、四點以後。去年就是先到娃娃谷;而今年的規劃是以福山附近的南勢溪流域為主。

福山村附近本也有不錯的櫻花景緻,不過更吸引我的是南勢溪上游的眾多美麗溪谷。其中包括大羅蘭溪、札孔溪、哈盆溪,每一處溪谷都十分美麗,對我來說每一處溪谷都還沒有去過;因為選擇太多,所以直到出門還沒能決定去哪裡,所以今天的行程是在最後一刻才被逼出來的。其實逼也有好處(?),查資料時才連想到,巴福越嶺初段似乎是沿著札孔溪上行,所以如果先沿著下方的札孔溪登山徑溯行札孔溪,在接回與巴福越嶺的交叉口處由巴福越嶺道折返福山馬岸,這樣豈非就能在一個行程中完成兩個景點。好個如意算盤!不過行程是否真能如此順利,尚待考驗,因為關於札孔溪山徑還需找路探路。

經過烏來,遊人沒有想像的多,但是下到瀑布區附近還是會塞車,應該是道路雙邊停車的關係。沿途大概看了一下,櫻花精采處應在近纜車端的環山道上。

很快脫離烏來人潮,往內洞而去,在信賢黑吊橋附近,特地左轉過吊橋走舊路。而今天白天的天氣晴朗炎熱,冬衣幾乎穿不住。但走在舊路上,有多處瀑布從山頂奔瀉而下匯入南勢溪,山陰加上水氣,走在這條路上氣溫似乎突然又降低了五、六度,剛脫掉的外衣馬上又穿了起來。

信賢舊路望新路

五重溪瀑布

不過懂得慢慢走在這條路上享受悠閒的人還真不少,有帶著狗狗多多散步的,有隨興在路邊觀察野生花草的女孩;相較之下,在這條路上還騎著車的我們反而好像有些突兀。路的出口就是信賢,娃娃谷附近,也就是接到我三年前很喜歡的有小木屋的小學;現在小木屋還在。

重新接回北107 續往福山,又經過五重溪瀑布,這瀑布長的厲害,據說還有人特地來此溯瀑。今日也見人已溯瀑至中
途坐在該處休憩(相片中白點即是)。每年經過烏來往福山都要特地來跟五重溪瀑布打個招呼。

還沒到福山村之前,沿路的櫻花景況似乎不如前幾年。也就是大櫻花樹好像少了;而小櫻花樹卻多是殘枝無花苞。

今年奇特的卻是,賞花專車載來一車一車的遊客來至福山村,那特地辦入山證進來的我們豈非!@$%?也許是我私心,不想讓心中的福山勝水被太多的..走馬看花的隨意賞玩。說到賞花專車,今年的花季專車似乎從烏來延伸到福山國小,福山一號橋,一直到福山養鳟場為止。

福山國小校門口

福山一號橋下南勢溪

產業道路上眺望福山村

哈盆道路上之櫻

哈盆道路上之櫻

(哈盆道路上之櫻與竹)

我所期待之福山國小校門口兩旁之櫻花樹,卻尚未盛開;且花苞不多,就算全開,能否令人驚艷,留待後人來此確認。今日賞花專車帶來一群少女們卻在籃球場上打起球來;手癢甚,很想下場;不過….今日還是自愛點好。

雖然猜測札孔溪山徑入口可能與巴福越嶺入口同一處,不過還是先往下到福山一號橋附近走走。福山一號橋下溪水湛藍程度直逼武陵農場七家灣溪
有一大群人已經在溪畔,我所關心的是他們會不會在溪邊烤肉?

仔細看橋旁卡拉莫基步道的說明,確認這條步道應該不是可往札孔溪的路。繼續往產業道路走,這裡前一兩年所栽植的櫻如今已有明顯的成果。也就是樹長大了,花變多了。

繼續往山路走,這才發現這條路除了櫻之外,還有兩大好處:沿途山坡竹林綠的整齊此其一;而在山路高處鳥瞰整個福山村,是南勢溪、賞櫻道之最佳觀景點此其二(導遊小姐身後依次為北107、南勢溪谷、櫻木花道)。續望上行,遇叉路可下至溪谷接回卡拉莫基步道。

札孔溪水過石門後 札孔溪石門 札孔溪石門

札孔溪合流(石門前)

在福山村這一番走走逛逛之後,有人竟然已經睏了不想走了;而今日的主角:札孔溪,我卻還未得其門而入呢。以設好折返時間加上鳟魚大餐為條件,好說歹說威迫力誘,終於還是能過巴福越嶺吊橋,走了一小段山徑後,大膽( ?)棄巴福越嶺正道,過吊橋六分鐘後往左下切朝溪谷方向陡下(抱怨持續中)。

不久遇竹林,續行一會,又遇往下之更不明顯的叉路,一路都無登山條,直覺告訴我直行才是步道正途。但因在此已可看見溪谷,決定第二次大膽下切(抱怨持續中)。但是這一路的驚疑不定,跟來到美麗的札孔溪谷相比都已不算什麼。

還沒下到溪谷,先看到一潭碧綠。下至札孔溪畔四處張望,才能了解原來札孔溪兩處支流先會合後,再流穿此處類似石門的巨岩。溪水經過石門節制後,變得和緩
許多,形成這一處有激流又有潭水的溪谷。

正坐在岸邊休憩吃水果,看水花飛激、水流奔竄,有不輸給瀑布的水靈的同時….突然發現本已為人跡罕至的深山溪中,竟然有人在西邊的支流岸邊。是身著溯溪服之原住民,身手矯健,腰繫魚簍,視湍急溪流如無物,一路涉溪潛水而來。互相大聲呼喊,用魚叉拍打水面,打散魚群後,潛入水中探尋魚縱。然後隨著溪流載浮載沉,但似乎能輕鬆駕馭溪水,一下子就來到在右邊岸上的我們附近。

跟他們詢問從何而來,要往何處去。模模糊糊隱隱約約聽的出是從產業道路下來;不過對他們來說大概也不用特別走什麼明顯的路。之所以聽到不清不處,一半是因為他們原住民口音,一半卻是因為他們被冰冷的溪水凍的牙齒打顫了。

福山養鳟場附近

溫泉櫻花祭:烏來環山道

(馬岸附近的白櫻)

從溪谷回到吊橋倒是很快。來到民宿村附近,路轉角處有一株開著白花的櫻花樹。再上到養鳟場中又見同時開著紅白兩色花朵的櫻。白花在烏來村比較少見,所以在福山看到會覺得稀奇。

既然來到養鳟場,就是實現諾言的時候了。於是炒山茼蒿與虹鳟之一魚兩吃(清蒸與魚湯),價錢勿論,高興就好。倒是山茼蒿味道真的不錯。據裡面的人說這裡真有身長50公分以上的黃魚鶚晚上會飛到魚場偷吃魚。

下午四時許,開始飄起小雨,不過卻還要在烏來泡露天溫泉湯,跟導遊小姐一起出遊,行程會被迫的豐富起來。

從福山往烏來回程,見數隻長尾山娘也就是台灣藍鵲從路右邊的電線桿飛到路左邊的樹林中。由於距離甚近,可以看到它們飛翔時,拖著長長的尾巴身形有節奏的波動起伏著。這時也看到有一輛車的人下車來看這一幕藍鵲飛行。

看過福山的櫻,再回來看烏來環山道之櫻就會覺得也還好。到露天溫泉已近黃昏,人還好不多,池底多蘚苔有點髒,泉水冷熱不定;好處是就在南勢溪岸邊,有多處池子也還寬廣,是真正的戶外泡湯。夜幕低垂後氣氛迥異;而岸邊溫泉會館燈火通明,還不時傳來卡拉OK歌聲,感受不到經濟不景氣,倒令人想到李商隱的秦淮河畔。

文中相片導遊小姐出現的頻率過高;是因為發現與其單放風景圖片,不如在影像中擺放人物作為與景物大小的比例對照,感覺更真切。當然導遊小姐比冬烘先生還上相,這才是真正的理由。

本文日期:2003.1.26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