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橘色移動 | 蘭友

(黃昏捷運永寧站外)

帶妻兒回台北娘家也順訪朋友,或許有空還能去看油桐花。星期六下午搭高鐵北上,直接轉搭捷運去雙連站。朋友剛生了個女兒,現在母女倆都還待在某家坐月子中心裏。這一兩年來周遭親友有生第一胎的,莫不再接再厲又生第二胎。雖然生活依舊是辛苦忙碌的,但似乎是反正都有了一個小孩了,再多生一個也無妨了,日子還是依舊過。不需要先預想那麼多,或許是處在瞬息萬變的現代社會必要生活哲學。畢竟,想那麼多也沒有用。

另一個朋友也來坐月子中心一起探望,雖然本來這時段是她的禪修時間,但說是好久沒看到我們了,特地過來聚聚聊聊。幾個女人聚在一起聊媽媽經,我追著大寶和二寶,看顧他們不要搗亂吵鬧。

結束面會後,又搭捷運往回老婆娘家的路上。走出捷運永寧站已經夜幕低垂,雖然土城方面的群山仍然可見白色的油桐花覆蓋。

隔天在新莊Sarah家的蘭藝社聚會,在台中讀書快要考試的科伯竟然說要上台北來聚會,大概是怕再不跟大家聚聚會沒有朋友。之前我從跟他的電話對話中,懷疑他是不是讀書讀到頭殼壞去;但這次聚會後,覺得他是獨居太久,快要走火入魔。幸好他這次還知道要暫時脫離原來環境,回到有朋友的世界裏頭。

科伯沒坐過高鐵,而且這次上台北也沒打算坐高鐵。不過他搭乘捷運來到輔仁大學下車,總算在搭乘捷運新莊線上領先我一次。我騎機車來輔仁大學站接他,我也很好奇輔仁大學捷運站的出口在哪?離這次要聚會的Sarah家近不近?因為科伯原本是打算從捷運站走過去。

(捷運輔大站外)

輔仁大學捷運站的2號出口在福營路上。11:30分左右,我先到了,便躲到附近的小廟旁的樹蔭下等他。說是南部太陽毒辣,其實台北的太陽也不遑多讓。

與科伯來到Sarah家,酷已經先到了,後來Sharon也來聚會。午餐是披薩與炸雞,還有Sarah自己準備的甜點飲品。我們的午餐餘興節目是Sarah的老公Peter講述上班的點點滴滴,最近他的職場生活多采多姿。整個人外在感覺煥然一新。連身材都標準不少,讓他老婆頗為羨慕。餘興節目的高潮是是由peter表演近來學到的一招舒緩筋骨的動作,說是有點sexy,必須手與屁股並用。

好友相聚一堂談笑之際,只有科伯不作聲,好像是剛剛吃進去的炸雞讓他感覺不適。他平常多吃素,剛剛吃雞塊時,就說雞塊怪怪的,我還笑他少見多怪。後來我自己吃了一塊,只覺得肉不甚結實。不過速食店賣的炸雞不都是這樣嗎。或許是科伯體質敏感,果然跟我們凡夫俗子不同;既然覺得頭昏眼花,就自去一旁休息練功排毒去了。

去年八月聚會時Sarah提到家中有一株蝴蝶蘭需要換盆,不過當時我們幾個學長沒有人要幫她換。說是她自己當到社長竟然還不會還幫蘭花換盆?(如果當初跟其他社團的聯誼活動有多一點也就罷了)這一次科伯再來自投羅網,於是Sarah再要求時,科伯便答應要幫她的蘭花換盆。只是她的蝴蝶蘭衰弱到只剩下一片葉子,她自稱為「一葉蘭」。所以本文的標題就叫做「一葉台北」。

不過Sarah家只有快發霉的水草,還沒有蛇木屑。科伯說沒有蛇木屑,那木炭也可以。於是Peter便出去買木炭。我們都笑說,現在去買木炭,店家還會問你買木炭要幹什麼?是不是想不開?

後來果然Peter回報,買不到木炭。因為店家沒在賣。後來科伯還是用保麗龍當填充物湊合著用了。

五點半後,在台北聽音樂會結束後的暉哥也來相聚。晚餐繼續續攤閒聊,中午吃剩的披薩與炸雞都有賴暉哥解決,我們其他人吃火鍋。這一聊又超過晚上十點,主要話題是,大夥繼續對著科伯的獨居生活開火砲轟,原因是他今年竟然又不想去參加考試了。他說是身體狀況不允許,我們則覺得他每一年快到要考試的時候都會有不同「症頭」。而且他最近又在搞盆栽作消遣,但也常常把很貴的盆栽給搞掛。我質疑他不是自言有在管控這種不必要的支出嗎?他的回應是自從去年走了一趟生死關頭之後,對這種花在興趣上的花費就不太在意了。

科伯其實自己過得自在,但我們遇到他或聽到他的事時還是會看不過去多唸他幾句。只是隨著大家年紀漸增,突然有種或許「遍插茱萸少一人」已經不再是連想都不用去想的事。有這樣的危機感存在著。最近連我老婆都說,以後我掛了之後,孩子都離開身邊之後,她不知道要如何去跟公園裏一起閒坐的老太太們聊天。

聊到太晚,超過晚上十點,終於到了開始擔心是不是有還有火車可以讓科伯搭回台中的時候。也是暉哥有心,便邀科伯回中壢住一晚。我們採用機車接駁的方式輪流把眾人從Sarah家送到捷運站。不過Peter說的沒錯,他們家樓下的235班次很密集。果然我們走下樓時,就有一班235開過來,司機還特地看了一下我們是不是要搭車。這證明了這個世界,不管有沒有我們努力參與,都還是照它既有的步伐運行著。

隔天早上,真的帶妻兒去土城山上賞花了。非假日人還非常多。天氣熱,我本想就近在桐花公園看看就好,但老婆想往下走到承天禪寺。一路上小兒狀況不斷,一會帽子掉落水溝,一會兒為了撿樹葉滑落山坡。雖無大礙,不過老婆也因此沒了遊興。馬上回頭上車下山。風花雪月這件事還真的不能有半絲勉強。

(蘭藝社的聚餐總是吃吃喝喝)

本文日期:2012.5.6~8 | 橘色移動| 相簿

新莊後港一路到輔仁大學捷運站交通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