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為了完一篇稿子直弄到下午一點,其實不應該拖這麼久的,大概對文中所描述的願景是連自己也無法說服吧。有些無可奈何的事不能操之在我,只好把疑惑暫時隱藏起來才能完成這樣的東西;這樣子又算是在家裡除了一次雪。當然以上跟今天往滿月圓而去是一點關係也沒有。說起滿月圓可有一大堆心情故事,剛上台北還沒有走過多少地方,第十五次行腳來到滿月圓,一時驚艷於滿月圓瀑布與林相的美;後來對於出遊處開始有些規劃後,在深秋時總是不忘安排往滿月圓看看,雖然多少已不復初訪時的感動。

初次造訪驚艷於園區內的瀑布;二度造訪時恰好趕上楓紅,算是最自我陶醉的一次;去年三度造訪只能算是陪公子讀書,楓紅早過。所以依據前幾年的經驗,今年現在才上滿月圓賞楓,也真有點晚了,不過隨著閱歷漸深,其實心思已開始放在東滿步道、赫威神木、北插天山,而滿月圓成為起點;不過我連滿月圓山都還沒上過。今天出門的晚,當然遠的地方也別想去了,其實也是怎料到昨日還冷颼颼,今日中午卻能出太陽。

(天德巷盡頭跨溪涵管處紅楓)

上禮拜才去藤枝,這禮拜就來滿月圓,都是林務局的森林遊樂區。說來也是巧合,近三次從台南回來後的行旅處都跟在南部所去的地方有對應。在藤枝是幅員廣大的柳杉林,而南部的楓正紅著,紅在深綠樹海間;也看到梅花開始綻放了,下回應不忘往楠西梅嶺….吃梅子雞。

不過天德巷盡頭看到跨溪涵管處之楓紅尚未全落,讓我對在滿月圓還能看到楓紅抱著些許希望。

下午三點才到滿月圓,真是有點晚了,不過入口處滿是大型遊覽車與自小客車,看來懂得把握冬日小陽春出外遊玩的人還滿多的。

觀瀑布與賞楓紅若要兩全,起碼要花兩個小時。過往拉卡山叉路,又過結實累累的柑桔果園後,山路上陸續見到背著重裝備的登山者,….(?)

兩年前所觀察之三大楓群聚處:自然導引步道沿途、遊客中心步道兩旁、蚋子溪沿岸;而蚋子溪沿岸只剩光禿之楓樹枝頭。

來到自導式步道,楓樹景況大致也是如此。不過走上這條步道,大約來到中途,感覺這裡似乎比以往明亮多了,好像是高大的柳杉少了些,步道旁卻多了楓紅。

自導式步道楓葉已殘落

走路有楓

少了些柳杉,卻多了楓紅

第一涼亭楓紅稀疏

滿月圓山

原第二涼亭處見滿月圓山

滿月圓瀑布上頭之銀簾瀑布

步道上也能望得見蚋子溪對面群山,步道也好像有整理過,景緻似乎也比較優美些….但是一時間卻說不上來到底這樣算好還是不好。來到第一個涼亭處,楓紅大致落盡;去年即已不見蹤影之第二涼亭處,涼亭中休憩賞楓的女孩早已不在;而今日雲霧盡散,倒是滿月圓山看得甚是清楚。這是初次有緣識得滿月圓山真面目。

滿月圓園區鳥叫聲依舊盈耳,不過解說牌都換成新的了,原本”聲啾啾”與”聲郭郭”的木牌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更漂亮的彩色圖文說明,也算是一種進步。

觀景台望滿月圓瀑布

往滿月圓山徑起始旁之小妮瀑布

一直認為前幾日的雨大概會助長了瀑布的聲勢。不過每次來,瞧這滿月圓瀑布似乎都是聲勢浩大。
由瀑布旁涼亭上到滿月圓瀑布上頭,這裡的溪水從平坦溪床直落,又是一個小瀑。至於左側支流來會,支流上方是隱身於山林間的小妮瀑布。

左側山坡綁滿登山布條,大概是往滿月圓山而去,有機會再探。退回滿足小橋後,看看時間已經是四點多,若再往處女瀑布可能回到遊客中心將超過五點,屆時天色已暗可能無法拍照,若遊客中心附近還有楓紅的話。但處女瀑布已睽違兩年,若此次又再錯過,卻不知何時會再來?三年不見,少女可能早嫁為人婦,不知又會換了什麼模樣?

因此下定決心用跑的,邊跑還注意到這條蚋子溪的支流這一年來好像有些改變,整條溪谷好似也是一條長瀑,溪水從高而下在石間流竄,大概是土石滾落嚴重塞滿原本較寬闊的溪床。而步道水泥地面用跑的也不滑(以前來時每次都要滑到),難道前幾日台北下著雨,而此處都未下?

別來無恙處女瀑布

滿足小橋附近支流匯流處

至於處女瀑布真是別來無恙,水量也還大,瀑底也瀰漫著水氣。不過今天天色明亮,來看的人多了,瀑布好像成了人人可觀之庸脂俗粉?(原本就是顛倒夢想,還在顛倒夢想上攀緣附會,自添煩惱,想來真是可笑)

所以依照墨菲定律,趕回遊客中心附近,雖然天色還未暗,但是附近的楓葉早都掉光了。
不過這裡卻賣起了冰淇淋,還有釋迦口味的,邊吃冰淇淋邊在在木椅上望遠處的滿月圓山;卻忘了冬至五點過後,天色暗得很快,而我還有一公里的陰森林中路要走….。

本文日期:2002.12.29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