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一個星期的暖暖天氣,豈料在選舉日過後變了天,氣溫驟降到十度左右。天冷,出門晚了一個小時,到了步道入口已十二點多,空空盪盪無人亦無車。

落葉溪谷中拈楓微笑

經過小烏來瀑布時,已見水量略減。經過散花瀑布幾乎只剩涓流。而石牆瀑布之水只能說用灑的形容。不知白紗瀑布又是如何?因為昨夜的雨,高處略有紅蹤,低處楓紅卻都已落盡,在石上鋪成紅葉地毯,綿延一兩百公尺溪谷。掉落的楓葉甚紅、外形甚完整,顯見剛落未久。

天雨路滑,原本急行軍75分鐘可至白紗瀑布的路,去程走了140分鐘,回程走了110 分鐘。原本25分鐘的溪谷行,邊走邊滑了40分鐘以上,成了名符其實的離緣路,現在想起還像是一場惡夢。

上個月來此,也不覺得到白紗瀑布這段溪畔路有這麼難;大概是因為下雨吧,只覺得走在溪石上的每步都是驚險,所攀上溜下的山崖每處都是陡滑,所涉過的每段溪流都是湍急。來回溪谷的一個半小時之間,耳朵旁的抱怨聲沒有一刻停過。

而令人失望的是,經過千辛萬苦才到得白紗瀑布,而白紗瀑布水量亦銳減,失去濂幕之姿。至此想介紹宇內溪幽情的一番好意,終究還是落得一句:這麼難走,就是為了看這麼小的瀑布?早說只要在前面看楓葉就好,就不要再走這麼難的路來看瀑布嘛!(我怎麼能早知道瀑布之水如何如何?但是如果可以早知道帶人賞楓還要被埋怨,就不….)

細雨綿綿,水量亦小,瀑底當然不會有彩虹。而瀑旁山壁所附之楓紅多已落,獨留殘枝,更顯山谷的冷清。瀑布本不小,只是曾被我說的太好 ;總是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獨留殘枝

大概一個多月前來此時,我已有先見之明,預見此行可能之景況,因而哼起羅文的塵緣,此情此景還真符合歌詞意境:漫漫長路,起伏不能由我;….熱情熱心,換冷淡冷漠….

下午三點多,再不走,天色就要暗。回程還是濕滑,加上趕路,攀爬還要拉繩索,手腳更是忙亂;耳邊還是不得清靜,聒噪之語不能盡記。唯有一句「糟糠之妻,就是用來糟蹋的嗎?」倒還印象深刻。

後來我也滑了一跤,姿勢甚是優美,一個迴旋,雙腳踩滑朝天,屁股直接著地。無暇顧得身體疼痛,先來關心995進水了沒?望遠鏡頭摔壞了沒?。賭此慘狀,頓時無語,所有抱怨之聲自然停止。鞋子飽含水分之後,又濕又冷,要比慘,還會有我現在慘嗎?

至於登高非避世,到此息塵心,這兩句話現在聽起來倒像是諷刺了。前面一句被人改成:登山自找麻煩;後一句則是我補上:到此煩惱不斷。

下午五點行經竹林段,天色早昏暗,竹節晃動聲,吱吱嘎嘎,雖然不過幾分鐘的路,卻覺得好像走不完。

才五點半,天已黑,角板山攤販區早收;轉進到復興三民間吃料去。下午六點,雨已漸大,車速甚快行經全無路燈的台七乙五寮段、北108 白雞段、縣110成福段。一個多小時的奔馳,天冷,氣氛也冷,一路竟無話。回到溫暖明亮的家中後,把楓紅擺放在桌上賞玩;想待會再把紅葉放進村上春樹的懷念的1980年代。這樣算是,順便把今年的賞楓心情也收拾起來做個了結。

收拾紅葉的心情附註:十三號星期五的此時,突然想把原是賞楓心情的文章改寫成離緣路心路歷程。(希望有心人等不會心血來潮又想review一遍,不然有人可就有跪不完的算盤。)

本文日期:2002.12.8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