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黃金海岸的堤頂雅座)

星期六傍晚回台南老家。由於晚餐吃得早,在趕小孩上床睡覺前便有點餘暇想開車去哪走走。於是便想到黃金海岸,讓小孩在堤岸上跑跑;大人則可以吹海風散步。黃金海岸是我以前與女孩子約會看海談心之處,但如今或許用來遛小孩也是不錯。

星期六晚上八點或許還不是黃金海岸最熱鬧的時候,遊人不是太多。堤岸上是海鮮燒烤業者、咖啡冷飲業者擺放的一長排裝飾著七彩燈光的大傘咖啡座。每個咖啡桌上都點了盞昏黃小燈製造浪漫氣氛,單看咖啡座與一般西餐廳無異。只是這裡是露天的海岸堤防上,以傾倒的五百萬大傘來擋海風,也與鄰座區隔,就像是小小的包廂。

我們以前也有多次經過晚上的黃金海岸,也大概知道堤防上的燈光,應該是賣燒烤的店家之類。但等到真正走上一看,原來堤防上的風光算是別有洞天。只是已不復是我們青春時期與三兩好友相聚時所坐過的寧靜夜空下的堤岸,靜到只有海浪聲…。店家為了招徠客人,有附設卡拉OK,也有可看電視節目的大屏幕。所以堤坊靠馬路的這一邊比較明亮熱鬧。但如果在咖啡座的人,想要份寧靜的話,只要把頭轉過面向漆黑大海,眼前就只有點點漁光,與反覆湧上岸的白浪。

我們把堤岸上的店家來回走過一輪以此當作散步目標。漫步之餘,發現已不能從堤防到下方的沙灘。堤防下原本堆積的沙被清理一空,形成極高的落差。堤岸上原本就被規畫為自行車道,但也只有這一段有商家聚集的地方比較熱鬧而已。感覺黃金海岸沒落許多。

(馬場)

隔日,星期天早上本無事,大寶自己提到還想去黃金海岸。他應該還不會有玩過癮的感覺,但有可能對「黃金海岸」這新聽過的地名記憶猶新。我想那附近靠近茄萣端似乎還有處公園從沒有進去過,於是便和老爸帶著大寶、二寶再度前往。不知怎的,黃金海岸的相關標示都很缺乏。譬如鯤喜灣遊客中心的停車場,以及這一早我們所去的公園-後來才知名為「親水公園」。親水公園是過了鯤喜灣遊客中心再往南,不久,右邊堤岸空地邊有處岔路,由此進入可轉進公園的停車場。這親水公園也算整潔,沒有太多餘設施反得清淨。只是名不符實,水池都沒水,但卻稱之為親水公園。

在說明牌示上也提到,親水公園位於黃金海岸南邊,是台南市最南的景點。不過由於地處偏僻,遊人較少,晚上應該避免來此。不過我們晴天朗朗來到這裡,小孩在草地上奔跑倒很高興。也或許是因為太陽太大,所以公園裏頭沒多少人。我們穿過一片椰樹林後,老爸像是沙漠發現綠洲似的說:「看,那裏有個溜滑梯。」於是老爸和大寶、二寶到那處兒童遊戲場盡情玩耍。我得空自到園區其他地方去探索。

我有時依照園區規劃的人行步道走,有時直接穿越草地。至少園區內的林木草地有經過整理,不致有荒廢的感覺。而廁所也有每日清潔紀錄還算乾淨。於是我還是會想,這麼清幽的園區何其少人聞問也?但也因此我可得一份優游自在。

看到海巡隊的旋轉天線,就算是來到園區邊緣。有一叢黃花夾竹桃盛開,正好我路過於此有緣欣賞。家裡的蘭花今年還是沒能一起大開大放,不過外面的世界還有各種多姿多采的萬物。轉個念頭,換個角度,就有機會發掘生命中蘊藏的美好所在。

穿出一排針葉樹叢即來到環堤岸小路。這條小路寬僅容兩台小車會車,但兩旁樹木枝葉向道路擴增,讓道路看起來更狹窄。雖然對於偶經於此的我感覺有點意外,但本來此路也鮮少人車經過,所以也理所當然地自成一條小小的景觀道路。穿過另一邊的樹林後,視野頓時開闊,這是二仁溪的出海口。對岸曾是垃圾掩埋場,二仁溪也曾因燃燒廢五金而汙染嚴重,只是橋上依然有許多釣客。或許他們是在拿無以為用的等待作餌,換取一份與外界隔離的寧靜。

我走回園區,行經馬場。看到有一株開著如火焰般紅花的大樹,後來陸陸續續又見幾株,不知其名。過馬場,人行步道在林蔭中很是清涼,真的看到有遊客來此騎馬的,一次100元。不過我只想回到遊戲場帶大寶和二寶來看馬,步道旁的柵欄邊有兩批馬,可以近觀。二寶最近剛學會發「馬」的音,而且他真的知道「馬」是什麼動物。

兩匹馬看到有小朋友靠近,也湊攏過來,可能以為我們要拿食物餵牠。

看過了馬,帶小孩到廁所洗了手,走回程。想說來黃金海岸卻沒看到海,於是折往堤岸邊去。大太陽下的海,廣闊的讓人可以忘記煩憂。大寶和二寶也會看海,安安靜靜地看,大概是海風吹得他們很是舒服吧。瞧,二寶的頭髮被風一吹自然有「阿福」的造型;但看海的花似若有所思。倒是大寶頭髮短,無論海風怎麼吹都是怒髮衝冠。我要兩個小子並排坐在台階上讓我照相,只是大寶不怎麼配合。不過這樣構圖也很有感覺。天氣好,人心情好,隨手都是佳作。

大家走下堤防,又看了一會堤岸邊的樹,樹上掛著像鳳梨的果子。我對植物沒研究,只是覺得有趣。

(看海兄弟倆)

本文日期:2012.4.7,8 | 台南行腳 | 相簿

濱海公路黃金海岸段交通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