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雖然台北行腳中提到鹿堀坪的遊記有好幾篇,不過還沒有一次是真正走到鹿堀坪草原的。所以今天的目的除了真正走到鹿堀坪之外,還要找到鹿堀坪銜接磺嘴山、鹿堀坪銜接富士坪這兩條路的路口。

(風櫃嘴)

再度經過風櫃嘴,就一定不能忘記這裡的竹筍湯,自從上次經過這裡嚐過之後,大概以後再路過這裡,一定會無法抗拒它的誘惑。這裡的筍湯不像平地賣的切成薄片,而是老闆先裝滿一塊塊新鮮的竹筍,再加上湯,所以可說是大碗又滿ㄍ一
ㄣˊ。

對於此時的我,幸福就是在秋高氣爽的季節路經風景清幽的五指山景觀道路一路來到風櫃嘴;盛著滿滿的竹筍湯坐在亭子旁的欄杆上吃著,悠閒的看著浮雲的影子落在雙溪坪頂古圳附近翠綠的山坡
上緩緩移動。

風櫃嘴的遊客除了走頂山線的人,也是自行車集聚的地方;大概都是從內湖努力的把車騎上來,再往雙溪的方向快速溜下山去;至於往萬里的似乎少了些。

磺嘴山 鹿堀坪入口

往鹿堀坪的路,因去年來過,這回再來自然無須多花時間找路。在叉路口處看遠方的山,想著那應該就是磺嘴山吧;看看山頂的形狀,如果是往山右側下山好像是真的會接到火庚子坪方向的樣子。在停車場停好車,從這裡停滿的大車小車,看來今天有好多人來鹿堀坪。不過相較於去年此時,今年路旁的野薑花都已經謝了。

此番沿溪上山,卻沿橋右的水圳走,覺得好像橋右的路才是往鹿堀坪正統的路線,因為登山布條都是掛在這條路上。而這條路沿著溪走,週遭風景自然好過左邊在溪上方的路。

一路上遇到許許多多登山團隊,然後免不了又發生了跟走富士古道時一樣的場景:每個團隊經過我身邊時,擦身而過的人開始讚賞我獨自登山,勇氣可佳。真的要啼笑皆非了,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真正厲害的是各位的領隊,帶著歐哩桑與歐巴桑按照進度,趕一群人上山,時間到了又把人趕下山。

看他們好像錯過了往瀑布的路,就問他們看到瀑布也無?

他們說有啊,往前面走即是。不過我說的是那個必須走叉路下溪谷到接回對岸左邊路的瀑布,而他們這些老人家大概看到的是還要再往上游一點的瀑布。

下到去年來時最後走到的瀑布,才知道為何去年找不著上瀑頂的方法。因為去年一直在溪的左岸繞,而要上瀑頂,應該是要從溪右岸找到上陡坡的方式(沒有登山條)接回半山腰上往鹿堀坪的路。大概是去年在此光顧著做荒唐事,沒有認真找。

至於老人家山中同樂團所稱的瀑布,水量反而比較小。不過看看溪的對岸似乎有路條。不知是否可至富士坪?

離開瀑布回到山腰路上,走一會兒,看到右方標著往鹿堀坪山的叉路,所有路條幾乎都掛在那一邊。不過我當然沒有被騙,還是選擇往左穿出柳杉林,來到較為開闊的溪谷草原。反正原則就是沿著溪走就是了。
看到這草原與流經草原的和緩溪水,會有果然是很適合水鹿來此飲水與生活的草原啊的感覺。再往走不遠,已經可以看得到梯田了。遠遠的看到溪流彎凹處,卻不是鹿而是人坐在溪旁樹蔭下聊天,大概是一對男女。因為不想打擾他們選擇趕快往前再走。結果後來才知道,原來那裡也是可往富士坪的一處入口。

繼續往前走,草原就越寬廣,梯田也越多越明顯。後來溪橫過草原,有一大群人在此煮東西。向他們詢問可接往磺嘴山的路,結果是….不知道。他們只是隱約知道這裡好像可以往富士坪。不過這時地上都還綁有登山條,一直延伸到….一根竹竿。

這根竹竿插在梯田旁,上面掛著牌子寫著鹿堀坪,每個登山隊的登山條也都掛在這裡,看來這裡就是鹿堀坪的終點站了。不過對我來說,我關心的是,到底往磺嘴山和往富士坪的路在那裡?

上下前後左右在梯田間跳來跳去,果然發現靠富士坪方向山邊有一條路進入樹林中,不過這條路卻跟溪的方向背道而馳。如果要接往磺嘴山應該還是要沿著溪上行吧。

因為持著這樣的想法,所以開始了一段悲慘的路程,也就是走在大概是牛走過的樹林間爛泥巴路上。彎著身體鑽過樹叢間隙還是被荊棘扎到滿身是傷,回家後還被懷疑脖子上的紅痕是哪個野女人種的草莓。在沒有登山條以及叉路又多,加上又是持續上坡遠離溪谷,因此決定就此放棄。雖然還是覺得要接回上回由磺嘴山下來所看到的保護區告示牌應已不遠….。

退回鹿堀坪竹竿時,聽到樹林傳來人聲,不過是在往富士坪方向。我也馬上從鹿堀坪標竿附近越嶺往富士坪走,途中果然遇到一群人,是先前在溪旁煮東西的人。我十分肯定這些男男女女是吃飽太閒來此閒晃,因為他們連這條路會走到哪裡都不曉得,還敢踩著爛泥巴路往上走。當我超越他們時,反而變成是我來替他們帶路往富士坪了。當然我獨自登山探路的英勇行為免不了又被佩服一次。二十分鐘後穿出樹林,如我所料,這條路果然是接到富士坪第一塊草原的盡頭處(往大尖山方向)。

下午一點多,難得富士坪草原上沒有任何人,不過地上卻多了如同翠翠谷也有的黃繩防迷地線。只是我想:如果能在鹿堀坪往磺嘴山的方向也加設防迷地線,那我方才就不會落得與牛共泥的下場。

在草原靠入口前方找到另一處似乎可下鹿堀坪越嶺處,注意到此是因為樹上新結的登山條。由此回望富士坪草原,剛才那一群人果然聽從我的建議跑到大尖山右側第二塊草原去眺望海了。此時他們大概也注意到我在這邊高處準備遁入樹林中回到鹿堀坪,於是向我大聲吶喊告別。

由此高處草坡向山下走不了五分鐘可穿出樹林,很快又來到一處草地,可以看得到海與崁腳大坪村四周山區。而下草原後前方有兩條叉路,右方往上繞,左方往下切。選擇左下溪谷約二十分的濕滑下坡路後,接回飲水草原,就是之前看到一對情侶的溪流彎凹處。不過此處入口較難辨認易錯過。溪水一旁的草地上,搭起了一座營帳,已經有人準備在此露營了。

回程經過鹿堀坪山登山口,本來還想是不是可由此接向磺嘴山,後來猶豫了一會,還是放棄。回到瀑布區下方的小瀑布與圍起來的淺潭,先前來此浮潛游泳的隊伍,可以看到已經跑到上面的瀑布去了,留下一堆攝影裝備在地上。如果有帶衣服,大概我也會迫不及待的跳入水潭游泳吧。

渡溪到對岸,也就是從去年來時路下山,出乎意料的外只花了十分鐘就回到石橋。印象中似乎沒這麼快?今天從10:40上山,14:50回到停車處,走到有點累了,有點茫茫然的倦意,連寫遊記都覺得懶懶的。走回停車場的小徑上,迎面遇到一大堆人走來,年輕學生的樣子居多,帶著露營裝備,大概也就是往鹿堀坪露營的。

本來對這麼多人會到鹿堀坪紮營還頗感訝異;後來看到小妹的留言,才知道原來到這裡露營是輕鬆平常的事,是我自己少見多怪而已。

出來到停車場後不經意瞥見路旁的電線桿上貼著陽明山國家公園在10月1日張貼的告示,看畢不覺莞爾一笑。

磺嘴山生態保護區暫時停止申請進入

磺嘴山生態保護區是必須申請才能進入的。近來有山友反應常常在山中迷路。

由於避難小屋正在整建中,在避難小屋未完成前,暫時停止申請進入磺嘴山生態保護區。

我只是在想:如果真的迷路,大概是連避難小屋在哪裡也是找不到的。

本文日期:2002.10.6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