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今天又要往新店方向走,而且要去一個有水的地方,上回往山上走,結果陡峭路又長的直潭山讓我嚇到了。因此昨晚在規劃時就想到了熊空。兩年前到熊空找三個瀑布,不過卻只找到了兩個(雲心與森山瀑布);而這未找到的姊妹瀑布,隔了兩年多也一直沒再去探訪。今天的氣象預測是,下午之後,鋒面將會到來,下雨機率極大。因此如果不想淋到雨的話,必須提前出門。

十一點多來到山中傳奇,這一次由於路線都已經勘查清楚,所以不再有迷途之虞,可以慢慢地在這附近閒晃並且勘查這裡的地形水貌。山中傳奇的情形大概跟兩年前差不多。不過這回在門口就先開始收起停車費….。山中傳奇旁的中坑溪,烤肉的人依舊眾多。上回來得匆忙無暇細看;這回慢慢的閒逛,才知這附近的溪谷情形都差不多,蜜蜂世界、樂樂谷,都是同樣以露營烤肉溪畔戲水的經營模式。如此看來,真也不能一味苛求….,只是苦了這條中坑溪。
從蜜蜂世界繞了一圈出來,又接回了往滿月圓的路線,以前只是懷疑,現在是親自確認,其實就是跨過了中坑溪而已。

離開山中傳奇,進入狹小的產業道路,沿著中坑溪畔而上,真正開始去找上回未曾到達的姊妹瀑布。這條產業道路大概缺少整修,部分路面坑坑洞洞,不過兩旁的山林景緻還是因為中坑溪的流過而優雅。

說到上回找不著心靈谷的路口,大概是在一處叉路口看到寫著某某山莊的牌子因此不敢妄入;不過這回有了資料與圖片就不再猶豫,長趨直入,將車一路騎下坡,這條路還算寬敞就算開車也可以通。

雖然漸漸地聽到了水聲,但還不敢確定是否這就是往心靈谷的路。此時抬頭但見有一抹紅,紅在在群綠之間。雖然整條路上也只紅這一處,不過是真的到了可以準備開始賞楓的季節了呢。

停了車,下了坡,才走不到兩三分鐘就已經到了溪畔。不過此時猶在懷疑這裡是否就是所謂腹地廣大可以用來辦活動的心靈谷,因為溪流之中堆滿了大大小小的石頭與枯木。不過後來看到地上幾處殘留的烤肉遺跡,讓我確定這裡的確就是心靈谷了。雖然溪谷腹地變小了,不過剩下的空地用來指揮大家做團康,用屁股寫寫字也是非常足夠的。

今天的心靈谷出乎意料的還沒有人來到,續往前走到滑水道,溪水淺淺流過平坦的岩面,果然是十分適合滑水的。不過滑水道的盡頭就是瀑布,雖然有一處有鐵柵欄,不過並未全部圍起來,大家可得好自為之。

從右側下到瀑布下方,坐在岩石上靜靜看著著兩道水流,很有層次的沖激在岩石上。好久沒有這麼認真的看瀑布了,這讓我想起了兩年前在滿月圓看處女瀑布的情景;不過每道瀑布都有其獨特的味道。看瀑布時一定要一個人,靜下心來,什麼都不想就是眼睛盯著瀑布的水從高而下的飛騰而下連續不斷,此時就可以感覺瀑布翻騰之水自然有其靈性。

至於往雲心瀑布的路是兩年前來過的,當時因為前往時已近下午四點,所以幾乎都在匆忙趕路。這時好整以暇的慢步徐行,便開始懷疑這樣平緩易走又有林蔭遮蔽日光,而且一旁是溪水淙淙的優雅林中步道真是兩年前我所謂的離緣路嗎?如果這樣只是繞著山腰的路算是離緣路,那麼世界上就沒有路可以讓人結緣了。這條路上如今只剩幾處需涉過山溪沖刷過的路段算是稍微要注意鞋子打滑,其他的部分連公子小姐應該都是遊刃有餘,連沿途遇到的眾多孩童與歐巴桑們都是走得輕鬆愜意。

途經一處山凹處,遇到一位登山行者正在休憩,看樣子不似只是走到雲心瀑布而已。閒聊一下,才知是走到樂佩山,光是從登山鞍部(必須過了瀑布之後,再走好久才會到)開始走就需要三個小時,是很”硬斗”的路線,必須一大早就開始走的呢。這位登山行者如是說。

後來又聊到了從這裡到組合山的路線,可以接到山中傳奇(?)附近的柑仔店出來。到組合山只要一個多小時,現在走還來得及呢,這位登山客又如是說。不過我已經聽到兩個人提醒我今天下午可是會下雨,所以當然對這些提議一概敬謝不敏。倒是現在的人都很已經學得很機靈,出來到山中都一定會注意天氣。

只花30分鐘輕鬆寫意來到雲心瀑布,這瀑布還是一樣漂亮,自然分成整齊的上下兩層,高度落差也還算大。今天到得早了些,瀑布區擠了一大堆人釣魚與玩水。兩年前來時不曾與瀑布做近距離親近。這次來裝備與相機可都是不一樣了,像這樣的瀑布,從各種角度取景拍再多相片都不會厭煩。不過小看這瀑布可是會倒楣的,這附近濕滑的岩石把人滑倒的功力還是一流的。

然而人太多,違反了我觀賞瀑布水靈的第一項原則。從瀑布左側繼續上坡,又幫雲心瀑布從側面取景照了幾張,美麗的東西,即使從側面看也有另一番丰姿。

續行至第三個瀑布,森山瀑布,隱身於深山溪谷間,無法像雲心瀑布一樣開闊的展開來。

開始要回程時,天空真的下起雨來,這氣象預報果然是準確。回到雲心瀑布時,原本釣魚玩水的人早已走光了,只下一對夫婦還悠閒的趟在岩縫中獨享寧靜。不過這樣的寧靜似乎不能享受太久,因為雨開始下得更大了些。原本的結緣路,因為雨一下,很快的要變成離緣路了。因為路窄,我跟在一家人後面走著,小女孩拿著姑婆芋的葉當傘橕在頭頂上。不過雨實在太大了,原本可輕鬆渡過的乾涸溪谷,雨一下,馬上變得濕滑泥濘。只聽得小女孩一邊小心翼翼的走下坡,還是不免埋怨地說:為什麼要選在這樣的天氣來爬山呢?後頭的媽媽忙著說:早上還出大太陽,誰知道下午就突然變了天。

因著最近離緣路的話題,我就在想:如果是像這樣帶著女朋友來,然後你讓她淋得全身溼透像落湯雞,冷得直發抖的走半小時;回去之後,她會不會想要跟你離緣呢?

本文日期:2002.10.6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