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五寮尖,熱門的景點五寮尖,徹底的檢驗了我現在的體力與膽量,總之昔日的青衫少年,如今也老了身體情況真的變差了、膽子也變小了。今天慫恿我到五寮尖的人說:請我自己一個人去爬五寮尖吧,因為她已經爬過了,不會想去爬第二次;但是如果我沒爬過,就請我趁今日她有事無法同行的日子自行去體驗一下這個狹窄的稜線吧。(只能感嘆:唯女子與小人….那個,嗯,真是體貼啊)

正午時分,行車先到湊合,我覺得這種天氣下騎一個多小時的機車大概會讓人中暑,也就是我體力未爬山之前,已經先消耗了許多。(總是要為自己的年老力衰找一下藉口)。五寮尖登山口眾多,猶豫再三,決定從互助橋上玉觀音廟再說。而到了玉觀音廟後,才知玉觀音廟的廟祝(不知道這位跟我同姓的居士喜不喜歡別人稱呼他廟祝),也就是上次在三峽藍染節曾經拿到的龍鳳山(也就是五寮尖)登山圖的作者。這張圖當時拿到時,只覺得畫得太詳細了,反而不知道倒底要怎麼走才算是有把五寮尖的精華走過一次,但又能充分掌握時程。不過今天自己走過一次後,又覺得果然地圖還是詳細的好。

廟祝很好心,指引我在廟後停好車,又問我是否為一個人,又說一個人時間應該夠。怕我迷途,又從廟裡拿了他的得意之作地圖出來給我看,指引我應該先從左側下坡到濟公,再從濟公上稜線,從稜線上鳳冠山;到了五寮尖基點後,再走九龍山脈下來玉觀音。照我原本的意思是想直接由九龍山脈上五寮尖再做打算。不過廟祝大人認為走九龍山脈只有兩公里就會上了五寮尖的基點;照他意思是這樣子的路線好像是不痛不癢。

總之,在親切的廟公大人目視,應該說是歡送之下,我踏上往濟公的下坡路。圖上說這段路一公里,估計要走十五分,果然差不多如此。

在濟公廟遇到一大堆登山客,還有一對情侶剛剛繞了一圈五寮尖下來又回到濟公廟,正在廟前棚下喘著呢。總之也是一問三不知,還不知道所謂前面稜線叫做鳳冠山稜線;唯一知道的是,繞這麼一圈還是可以回到濟公;我自行對照著圖,大概有了譜,於是決定由左側上稜線。

說是這麼說,不過從濟公上鳳冠山的八百公尺上坡路,怎麼會讓我喘成這樣子;短短的一段路,休息了好幾次,頭髮已經在滴水,而天空根本沒下雨。總之花了三十分鐘走了約一公里上了鳳冠山稜線。

從鳳冠山往來時路的山谷看,可以看到濟公廟,但看不到山另一頭的玉觀音;遠遠的三峽溪與對岸的白雞山都看的很清楚。

鳳冠山頂

鳳冠山頂看三峽溪

鍬形蟲

窄稜

大概是我休息太久了,我的身後竟然有登山客爬上來了,這是以往未曾發生的事,從來只有我在人前頭走,沒有人會迎頭趕上還能超越我,而這個人竟然還穿著涼鞋爬五寮尖!

一問之下,才知是從合作橋旁玉里商店上來的,不同出發點,這大概能稍微安慰我一下。不過後來證明他真的是很會爬,不太需要拉繩子,在窄稜之上仍是如履平地。我想大概是觀世音菩薩派他來警惕我,我再不好好保養身體,真的身體就會差年輕人越來越多。

從鳳冠山開始都是在走稜線,開始有些驚險,倒是太陽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烏雲漸漸靠攏過來,稜線上風有點強,白雞山那邊已經是陰陰暗暗的天色。不過那位涼鞋好漢早就已經跑的無影無蹤;我發現自從那位好漢出現後,除了攝影拍照外,我已經幾乎不休息了,也少停下來喝水。果然人的潛力是需要被激發。

(峭壁雄風下)

話雖是這麼說,不過後來來到峭壁雄風,看到又是狹窄的稜線,躊躇猶豫了一會兒,已經拉上繩子準備上去的手又縮了回來。到了基點後,回玉觀音還要找路,為了不想在峭壁上耽誤時間,還是捨稜線走石壁腳吧。其實我知道這只是藉口,那位涼鞋好漢大概早就爬上峭壁了。這樣一來,走過側面的石壁腳可能反而會把他超前,真是不好意思。

這座石壁有點像是打鐵古道上,白石山的石壁。走過石壁,來到標著垂直下降的地方,果然是垂直下降到鞍部,在鞍部遇到好幾群登山隊。然後咱們的涼鞋好漢果不其然已經追上來了;然後就在我在等著上面的人下來好拉繩索的同時;這位好漢,在我面前,只著涼鞋的雙腳在岩壁蹬了幾下,不用拉繩子就上了山壁到了稜線。果然是好樣的,你真是讓我又羞愧了一次。

繼續往前走,遇到一大片山壁,這裡照圖上所說就叫做蜘蛛網。本來還想為什麼圖上會特別標示蜘蛛網;這麼一看才知道整片山壁上掛的繩子猶如蜘蛛網交錯。然後只看到我們的好漢輕輕鬆鬆的像蜘蛛人一般從這一頭,兩三下晃到蜘蛛網另一頭。所謂的輸人不輸陣,輸陣就ㄋㄢˊ….看,好歹也得硬著頭皮撐過去。真的不是我老了,奉勸臂力不好的、心臟不好的千萬不要嘗試,如果掛在網上進退不得還要人來救,那可就是真的難看。

在大茄苳樹下又遇到一大隊登山的;問明了方向,知道往下的叉路,可以到”她們的”玉里商店;怎麼的,雜貨店也有在帶人爬山嗎?不過我上了基點後是要往玉觀音下山的,當然雜貨店的人不會為了搶生意不告訴我往玉觀音的路。

從這裡要上基點的路,也要拉一段不輕鬆的繩子;納悶的是那幾個歐巴桑們是怎麼爬上去的。總之,將近二十分鐘後,來到最後一段要上基點的休憩點,再度遇到一大隊年輕男女登山的。一邊等他們上去,一邊停歇喝口水。這時涼鞋好漢已經上了基點後下來,準備原路折返玉里商店。只能說,好漢,我算是服了你了。

(五寮尖山頂)

上了山頂,才兩點半左右,天色卻已暗到需要打閃光燈才能攝影,這時還沒意會到可能會下雨。幫我拍照的男的,上到了基點後手還在發抖;同伴們取笑他是因為愛喝酒手才一直抖。山上視野遼闊可以看到大漢溪流域,大概跟鳶山上所見的差不多,不一一細表。我手上拉著的樹枝上面的登山布條是小龜登山隊,看來跟那位好漢一比,我應該考慮去加入老漢登山隊。

下山取右側的路看看是否可回玉觀音,雖然路標已經有註明了,不過由於叉路甚多不敢太確定。但是整條路比起方才的稜線來說已經是寬敞易走,換言之,從此路上山是完全沒有辦法體會五寮尖稜線的險峻。雖然路寬敞易走,不過此時不美的是,真的開始下雨了,而且雨還不小,雖然樹林下稍微可以擋掉一些雨勢,不過全身早已溼透,而地上石頭開始濕滑,於是也開始跌倒,徹徹底底的全倒。眼鏡不戴反而看得更清楚,這時候無暇去擔憂走其他路的登山客怎麼辦,只能慶幸這條九龍山脈的路全程都在樹林之中。

50分鐘後下到玉觀音,很奇怪的,雨不下了。廟祝出來歡迎我,看到我全身濕的狼狽,卻還是關心我走了多久。我說50分鐘,結果廟祝大人說:太久了吧,應該只要30分鐘就夠了。拜託,我已經是半用跑的,半用滑倒的,兩公里雨中山路這樣還不夠快?在廟前休憩等衣服稍乾的同時,廟祝大人倒是盛情款款的,一會兒拿川七給我含著,一會兒又跟我介紹芭蕉老頭與芭樂葉心的療效。最後已經端出茶具在廟前廣場擺了起來,看來是要泡茶了。不好意思的是,我擔心又會下雨想快一點回家。廟祝大人倒是很有把握雨不會下了,而且時候還早(15:30)。不過幸好我沒聽他的….。

這趟路程走的體力不濟,上氣不接下氣,正好印證我一句話:在家休息也是一種享受。雖然體力不如人,但是經過這一次折騰,大概關於五寮尖的路線我會懂的比別人多一點,雖然還是比不過廟祝大人。

本文日期:2002.9.15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