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有點感冒症狀,身體微溫,不過卻還是在酷熱的天氣下出發往山上去,目的地是胡桶古道。胡桶古道中途的胡桶村遺址有一段悲慘的歷史,雖然只是單純爬山,不過還是對此路線抱著戒慎恐懼,以往一直不敢貿然嘗試。這禮拜熬不過導遊小姐一心想往梳妝樓山一探的熱烈期望,終於還是成行。不過通常期望越多的人,也就是抱怨越多的人。

從新店走北宜路到了坪林,天氣熱到快不行,大概四、五十分鐘的機車行程,卻讓久未出門的我們有已行車數小時之感,好好的印證了一次相對論。到了坪林,快速躲到茶葉博物館中,猛喝飲料與試吃茶點,也跟每個遊客一樣人手一支抹茶冰淇淋,卻發現冰淇淋越舔越渴;於是又猛投硬幣到外頭包種茶飲料的自動販賣機。只要人一站到正午太陽下,就會開始滴汗,如果可以心靜自然涼也就好了;開始覺得為什麼要跟自己過不去,一定要在大熱天下登山?

(生態園區金針花夾道)

從茶藝館中晃了一圈出來,又逛到茶葉博物館後方之生態園區避避暑,雖然是個乏人光顧的植物生態區(其實應該是沒有人會在日正當中還有興緻遊園)。事實上後山規劃的不錯,步道系統串聯幾個各有特色的小園區。

陰涼的蕨類園區之海洲骨碎補,很像蜘蛛的腳抓附在樹幹上;麋角蕨顧名思義就是葉片延伸像麋鹿的腳;另外別出心裁在筆筒樹樹幹上刻畫出人的臉譜。

為了避暑而躲在蕨類園區,竟然因此學會這麼多平常未曾細細注意的蕨類,也見識到鐵線蕨之所以為鐵線蕨的模樣。

為了上到山頂瞭望台遠眺,硬著頭皮頂著烈日,走過金針花階梯步道;一到山頂,沒到台上看坪林北勢溪大好河山風景,反而還是直接躲到瞭望台下納涼。如此酷暑,連路旁幾朵提早開著的野薑花都顯得有點慵懶的垂下頭來。

還沒真正走古道,所帶的飲水已喝去了一大半。原因是導遊小姐說要喝紅茶,於是把茶包弄在瓶裡;本來嘛,冷水哪能泡茶!還兼用力地搖晃了幾下,茶包裡的茶葉倒是全掉出來混在水裡了,請問這罐茶水卻是要誰喝?這豈不是捉弄人!好在還在坪林,在商店補充好大罐大罐的飲料,不怕揹時重,只怕口渴時要喝水卻沒水喝。

從茶葉博物館往乾元宮的路上,雖然有兩、三公里上坡路,不過山路沿途都是綠色茶園,還算得上清爽。下午一點抵達乾元宮登山口,乾元宮旁有一重新整建的廁所;旁邊的告示牌記錄著胡桶古道廁所興建與整建沿革,約略可以知道點胡桶古道的歷史。搞不懂的是:為什麼會有人想跟廁所的告示牌一起拍照呢?

傳說進胡桶古道之前,要在小溪畔洗洗手,避避一下那個….。不知道在上完廁所後順便洗手算不算?

至胡桶遺址的一小時 路上,一邊是山壁,另一邊是溪谷,感覺很像在走中正山至大屯西峰那一段林中小徑。沿途遇到兩三群遊客下來,都是只走到胡桶遺址折返,沒有像我們要走到梳妝樓山的。至於乾元宮至胡桶遺址,遇到的人都說要走一個半小時;不過我們的腳力比較像沿途登山隊指標上所留的速度,果然以一個小時完成。因為是古道吧,路線平易好走,沿途秋海棠的花開的很漂亮;其實揮去胡桶村的陰影,這段說長不長的山路很適合健行。

梳妝樓山山頂 胡桶古道入口

沿途經過一條清澈小溪,大概就是入村前要洗手的小溪吧;因為溪流,沿途不時飛舞著大型的鳳蝶,數目與種類之多,都是以前行走在其他山路未見;大概也是因為胡桶古道遠在坪林山中,通常是只有登山者才會安排的行程;少了外界的干擾,自然生態自然得到保存。

下午兩點,抵達胡桶遺址前叉路,在遺址附近待了一會。猶豫要不要登梳妝樓山,據指標所言從胡桶遺址上梳妝樓山約需一小時。

不管上不上梳妝樓山,都會遭到同行的人的抱怨。不去梳妝樓山,下次又不知何時來此;若上梳妝樓山,恐得再花兩個小時山路,我可不想變成被人抱怨成是蘿蔔腿製造機。不過後來還是決定要上了。

從遺址出來續行一會再遇叉路,選擇由左邊叉路上梳妝樓山鞍部,看看地圖預計可以繞一圈從右邊叉路出來。不過從遺址往梳妝樓山,除了登山布條,鮮少人跡;尤其是三十分鐘後來到鞍部叉路口,往山頂這一段陡坡路,穿梭在密林之中,沿路滿是蜘蛛網,草叢中不時還有翅膀鼓動的聲響發出,有膽小者說:這會不會是山豬啊?

總之上山頂的十五分鐘,由於不想在枯葉草叢中待太久,所以步履飛快;不過速度太快與太慢都是動輒得咎,這筆帶著人登山被埋怨到臭頭的糊塗濫帳姑且掠過不表。倒是歷經艱苦,撥開蛛網,穿過橫生枝葉,所來到梳妝樓山
頂因四周林木遮蔽,只剩頭上一片天,四周看不到景觀,不禁令人感到失望。總之梳妝樓山,海拔888公尺,有一顆三等三角點。

下午三點從梳妝樓山下來,決定相信地圖,選擇往左邊叉路往竹子山方向但是在中途切向溪谷接回胡桶遺址。走這條路尚可選擇向建牌崙山回乾元宮來一個O型縱走。唯一的缺點是溪谷石頭上青苔太滑,速度也不能放快,原本預計在45分鐘之內回到遺址,稍微多了幾分鐘。

在沒有停留的情況下繼續望乾元宮走,因為知道還有一個小時的腳程,而我們最好在五點前回到坪林。不過也許太久沒走加上電解質流失太快,接下來的路上相繼發生了抽筋的現象。在近乾元宮胡桶古道出口,碰巧趕上平安健行隊一群有元氣也有年紀的登山隊員也在下山途中。看到我們穿著短袖短褲,不禁佩服說:連螞蝗也都知道不應該咬帥哥美女。

驗證過彼此的行程,原來他們走的是胡桶遺址繞一圈至建牌崙回乾元宮,而我們則上了梳妝樓山。其中一個小組長知道我們怕蜘蛛網,就說由於他們走在我們前面,所以沿途都沒有蜘蛛網了。我心中則是很想說,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連上梳妝樓山的蜘蛛網也幫我們清清。熱心的隊員給我們一張健行隊的行程表,還邀請我們參加他們八月以後的行程。幾個老先生一直說,如果有年輕人加入,他們一定走的更起勁。

回到坪林,肚子餓了,點了茶油麵線、溪蝦、果腹,只有一個感覺,這裡的商店雖然多,經過的遊客也多,不過每一家的生意好像都不太好。

本文日期:2002.7.28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