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因緣際會聽聞汐止翠湖是個清幽的好所在,也早就蒐集好翠湖的資料,剩下等待的也許是一場讓湖水豐沛起來的雨與一份好心情。今天下午近四點才離開南港,原本以為金龍湖十分難尋,不過由東湖走到水蓮山莊附近就是金龍湖了,從湖東街沿著湖右側產業道路往北,大致上沿著溪行,道路兩旁都是農田與樹林,也是清幽,沿途早有許多人都是健行登山模樣,大概都是往翠湖而去。雖然沒看到往翠湖指標,不過大致上錯不了,除了沿途這麼多悠閒的行人外,還因為路盡頭一間翠湖土雞城。

到翠湖土雞城雖是柏油路,不過已經是清新雅緻;至於由此上石階至翠湖畔的樹林間的約十五分鐘的路,更是舒爽宜人,因為多是行走溪畔山谷間的緣故。也許並不是這樣的山林跟其他地方(譬如說新山夢湖)比起來有什麼特殊之處,應該是跟前頭金龍湖處在水泥叢林間,但是隔不了多遠的翠湖卻能幸運的隱身於群山林中。後來在登上內溝山麓,看到山水雲所留的詞句,大概也是這樣的想法:

仰望群山白雲    俯視翠湖綠水

初看到翠湖,還是有點失望,心中大概是直把翠湖比夢湖吧。不過後來沿湖繞了一圈後,就不會在湖泊的大小上執著了;也許湖不在寬廣,在其翠綠,在其清靜。後來在湖畔遇到有趣的人們,聊一聊,一時興起,大夥兒就往湖左側的內溝山頭爬上去了;連這小小翠湖都還沒來得及先走過一圈。

爬內溝山也是一樣新奇,雖然山路本身只要走十分鐘,竟然只要短短十分鐘,在翠湖邊上看這座山時還感到十分挺拔俊秀。而在山麓不管是眺看遠處的老鷹尖或是俯視翠湖,在清風徐徐吹拂之下,都是十分愜意與悠然自得。

說起一起上內溝山的人們,真是一群有趣的人,而且還是老中青幼四代都有。在翠湖畔初遇時,本來以為除了我之外,他們都是互相認識:後來發現竟然不是。至於本來沒有打算登上內溝山或老鷹尖的我,因為走到翠湖畔只花了我十幾分,又聽到這群人要上內溝山,所以順理成章的跟上去了。跟不認識的登山行者哈啦閒扯淡,一向是我的本事;我可以跟其中一個阿嬤從選舉招待里民出遊談起,再跟帶頭的中年男子在山頭驗證這附近的山水地形與他所遇到的龜殼花。至於一路上不落人後的小朋友,大概只是負責陪阿嬤爬山,樂山樂水遠遠比不上手中打的掌上型電動玩具。

上得山頂,今天山頂沒有豔陽只有風,很輕。與眾人在一起討論周遭展望,比較值得期待的大概是老鷹尖附近登山的路;至於天氣晴朗時,據中年男子說遠方可以看到九份與五分山氣象站。至於左側山下從康樂街公車總站過來,一路到底的山凹處,還有個不錯但鮮為人知的海蝕公園。

在山頂繼續閒聊之際,談到如何查詢登山路線與規劃行程。中年男子提到想到虎山一逛,只是不知要如何坐公車。我提到的上網,他又說不會電腦;在把大台北登山健行路線導遊拿了出來並驗證這附近路線之後,他就直說自己要去買一本。上山多福,此言不虛,在旅行中所遇到的人們,因為不存在利害關係,因此不介意長相外表,言語談吐自然親善,連阿嬤都是在路上遇到,覺得有趣,自己跟上來。也許是:經歷了太多的變故與波折,才會特別覺得這樣的平平凡凡的生活與談話才是無有負擔的幸福。

下了山來,並沒有繼續往老鷹尖走,選擇繞了一周翠湖,待在湖畔享受一個寧靜的初夏傍晚。靜下來的時候,可以聽到原來樹林中蟬聲如此的響亮;草叢間的蛙鳴隨著夜幕低垂,開始此起彼落的互相呼喚。
雙雙依偎在一起的戀人們,惟願沉醉在當下甜蜜的情境中,…。

晚風吹過湖心,泛起陣陣的漣漪,一圈一圈漸漸漫向岸邊,湖面終究會復歸平靜。只是存在凡人心中紛紛擾擾的念頭是不是知道要放下與止息?

本文日期:2002.6.2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