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雖然昨天看日劇看到凌晨一、二點,不過今天還是七點多就爬起來了,然後正好趕上NBA的Lakers對決King的第一場的的第一節比賽。說到日劇,去年看過的陣平又重播了,不過每次在電視上看到松隆子還是一樣清純(廢話)。當然NBA的勝負和松隆子的可愛,跟今天要去的目的地:打鐵古道,還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今天本來還是不太想出門的,想想我已經好久又沒有出外走走;今天不想出門的因素大概是:一本書,一段程式,一個ona(anitmorfsmelborpemos),今年跟去年煩的事情差不多,只是對象不同,看來除了年紀之外,其他方面我還真一點長進也沒有。NBA準時在九點半前結束,身為Lakers的球迷很樂意的看到Lakers贏球了。要到慈湖的路上,一直想著,是要走台七乙經三民到慈湖;還是簡簡單單的走大溪?

當然最後還是走大溪轉台七線,在三層附近左轉往打鐵寮古道方向。這條路兩旁,田陌縱橫,都是農家風光。十一點多到了此地,天氣晴朗炎熱,看不出有要下雨的跡象。剛入古道不久,就有兩條日據時代所見的橋:太平橋與濟安橋。過了橋之後,開始林蔭中疾行(?)。這條路沿著溪畔,路甚寬廣,又多在林蔭之中,所以走起來輕鬆舒服;加上五月天的星期假日,遊者眾,闔家出遊的不在少數,溪畔戲水者,捕捉魚蝦者,追逐戲蝶者;雖然這條古道還算有點長,不過要找到一處聽不到人聲的地方還真的有點難。

關於打鐵古道的歷史典故是:…………略,自己去找資料吧,想來我真是越來越混了,連字也懶的打。總之,時至今日,古道已經是用來登山健行的,古道中途路旁的阿母伯甘仔店早就收起來了,就是最
大的證明。行走這條古道,先是上到一處廢棄營房,這裡算是個高點,由此處可經草嶺山往慈湖停車場。至於往白石山的路,必須繞過營房邊,然後下切,沿著後慈湖湖畔的稜線走,約十五分可下至有著潺潺流水的一條小溪。沿著這條淺淺的溪邊,就有許許多多人散佈在水邊混水摸蝦。

過溪之前是個三叉路口;一往白石山,一往東興橋。問過很多人,對於從此處再上到白石山的時間莫衷一是,有的說要一個半小時,有的說要一個小時。不過最大的問題,其實是我自己在猶豫要不要在今天爬白石山。不管如何總是要先到離此只有幾分鐘的糯米橋,也就是東興橋一探。

沒有任何告示,其實也真的不需要告示的東興橋,就置身在森林之中,如同前人劉先生所言:已經跟週遭森林合為一體,成為森林的一部分。不過在此休息、摸蝦的人也實在多了點,也亂了點。

在請人照相時,遇到兩個跟葫XX個性有點像的女孩。也就是十分健談,嘰哩呱啦;明明年紀比我小,囉唆起來好比我老媽。(好像還有押韻)。(其實這也怪不得天生就是一副娃娃臉的我。)

第一張相片說我嘴巴嘟起來嘴角向下沒有笑容,不好看,一定要我再拍一張。我想說要再拍一張的話,那我想要換個地方站在橋下,淺溪石上。不過這位小姐說:你怎麼跑掉了呢?快點回來原處站好,這樣橋兩旁才能一起照進來;你不就是要這樣的效果,對吧?

我只能唯唯稱是,總之很無辜的又從橋下跑回來,努力擠出笑臉,讓她再照一張。不過照完後她又說,這張還是沒有笑,如果你不滿意的話,反正數位相機可以容易刪掉。其實這也不能怪我一直抿著嘴唇,我就是不想在笑的時候露出牙齒。

後來原本在溪邊的一大群人走了,又有兩個婦人走了過來,一直在問此處是否即為東興橋?白石山又是要怎麼走?因為她們跟人約好在東興橋。

當然看起來最像導遊的我,雖然還沒上到白石山,今天也不打算上白石山的我,就開始吹噓起來說,白石山的路線該由方才的叉路口走另一條往上的路;至於過了東興橋將可走到百吉林蔭步道之類如何如何的話。結果一旁跟我還不是那麼熟的葫小姐(?),又直說我在誤導人家了,就算過了東興橋也是可以上白石山,因為這些登山步道是連在一起環繞一圈的。

好吧,既然你這麼懂,那麼我可得好好跟你討教討教。於是經過!@#$,又$#@!之後,我總算懂了,那我今天探路的目的達到了,這時候的盤算是改天再由白石湖那裡過來直接上到白石山,這樣應該會比較快,因為從這裡登白石山單程大概也要一個小時。於是準備告別眾人往回程,這時候是中午十二點半,趁早回家,畢竟那三件事還是放不下。

結果又是葫小姐把我叫住(再次強調:葫小姐其實不是胡小姐,是個性很像葫小姐)。她問說:你是登山隊的嗎?(不是,我是獨行俠;今天特地來此探路。)葫小姐又說:那你剛剛問了關於白石山一大堆問題,既然你要探路,今天應該也要去爬爬白石山才是,這樣才算是探路。

雖然我的心中在想:你管人家那麼多,我就是想早一點回去,所以才只走到東興橋;不過我嘴巴裡竟然還是說出:大姐您指教的是,小生這就往白石山一探…….。想想我今天怎麼這麼聽話啊。

總之,還是過了東興橋,往白石山走了。那兩個葫小姐,自己卻只要走到東興橋。後來往白石山一路上坡,這是之前的路程所不能比的,稍微有流到汗了。過了樟樹區之後,終於上到了稜線,有叉路,其中有一指標寫著往白石埤20分鐘,看起來這條路上白石山應該蠻快的,以後有機會再探。

白石山稜線

白石山巔

白石山山壁

往石厝坑山叉路

走白石山的岩稜,其實也還算是有趣的事;也有繩子可以拉,也不像皇帝殿那麼難,新山山頂風那麼大,倒是比較像筆架山的水準。岩稜沿途四週的景觀視野與林相都非常好看;還可以看到不遠處的白石埤。白石山標高625公尺,但是山頂卻無基點。

從山頂下來,馬上遇到叉路可往金面山;不過仍選擇直下,這時會繞到白石山山腳的一面大石壁。這也就是有小黃山之稱的地方。經過這片有靈性的山壁時,果然讓我悟出了:”凡夫俗子之所在意的家事、國事、天下事,其實通通干我心ㄆ…何事?”的道理。

於是心想:天不下雨、紅杏想爬牆,總是有些事情不是淺薄的人類所能控制的了的。因此應該以自然看待、開放心胸去承受每件事。心中一釋懷,對於那三件事,也就不怎麼急著想趕回去辦了。真是奇怪的悟道。

從峭壁出來,又可接回方才上山的路,沿途看到不知道是不是芭蕉的果實,據說以前的人常常到白石山下採芭蕉。繼續下坡,這時不走東興橋,直接走小叉路,改走經木橋可往石厝坑山的路。木橋下的溪谷,當然還是有人在抓蝦。

這裡也是一處叉路口,此時有一隊人馬從石厝坑山的路線過來,看看這裡的指標:往白石山50分鐘。他們還是決定繼續往白石山走;而我當然選擇下坡回程。

以下內容非關旅遊:

回程雖然較快,其實也走的有點久,有點煩,差不多有一個小時,本來一心想把剛才奇怪的悟道境界中的快樂保持在心中,結果走著走著,雜念又漸漸跑來干擾了。於是最後只剩下一點點心得:不要因為害怕失去與失敗,而把自己弄得煩躁不堪;即使是你現在所擁有的東西,它的本質不過是短暫且虛幻。心經有一段話,可以印證:

…以無所得故,菩提薩捶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

出外走走真的有好處,如果今天還是待在家做那三件事,就沒有時間跳脫出來思考根本的問題。思考了根本的問題,雖然那三件事情還是要做,但是做的時候會比較有觀念,有方向。從古道出來後,才不過下午三時,而天色已經陰沉許多,到了大溪鎮,天也終於開始落雨,就在我們不對它抱
有太大的期望時。

本文日期:2002.5.19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