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淡淡三月天以來,3/9到台南參觀國際蘭展,又到世紘家刻陶版﹔3/16再回台南參加友人婚禮﹔3/22到3/29到澳洲。於是整個三月看似很忙,不過讓自己更忙的是心吧。從澳洲回來應該有一大堆事情要整理,不過今天竟然一大早就跑到新店去爬那裡的郊山了。

從新店中興路轉長春路上山,先到了大香山上參拜觀音,又沿著登山步道下坡走了一會兒,大概會走到大崎腳。不知道為什麼提到了要不要繼續進修的話題,每年到了四月這個時候總是必須為了理想與現實得好好地掙扎一會兒。原本在參拜觀音時所放下的雜念,這個時候又通通跑出來煩我了。放下時是多麼舒服,不過被念頭所束縛時又不知道如何擺脫,提起放下總是一念之間而已。

從大香山下來到獅頭山的登山口,這獅頭山很像信義區的四獸山,上山路旁還有路燈,其實上坡沒有多少難度,當然沿途也就沒有什麼特殊景緻。山頂觀景樓台倒是把新店碧潭附近地形環境看的非常清楚,尤其是碧潭與新店溪與其上的直潭壩。既然是健行的小山,理所當然的在山頂搖起呼拉圈,大概是這一趟澳洲行讓我胖了不少,總是搖不了幾下,呼拉圈就自己滑下來。

大香山上

大香山上看新店溪

(花鐘)

十二點多離開新店,一直猶豫要不要上陽明山湊湊花季的熱鬧。其實這時候杜鵑花大概都謝光了吧,就如同三月初櫻花也已經掉光了一樣。不過如同之前所提及的:這是一種祭典,一種儀式,對於山與水的愛好者而言﹔至於如今的陽明山花季是否仍值得如此虔誠對待就又是另一回事。上山之前,先到士林官邸看了一下,以前都不會想要來,大概是今天真的悶得慌了。看完園區之後,感想是:人工營造的東西,再怎麼漂亮,看一次應該也就夠了。

到了陽明山上,果然杜鵑花大都謝了,還有盛開者也多為雨所摧殘凋零。以前滿山群芳自是目不暇給,今天在花季尾聲上山,要找到尚可觀者竟然有點難。也許這樣艱難所看到的才會去更加的注意它吧。以跟去年同樣角度取景照花鐘,可以發現面前的櫻花樹只剩綠葉而沒有櫻花了。

至於今年池裡面不知道什麼時候種了海芋,如今倒是開了花。又在王陽明像附近發現一株開得不錯的白色花瓣參著淡淡粉紅的杜鵑,懂得欣賞的大概只有我一人,因為大家都被附近的花鯨魚與噴水池所吸引了。

兩點五十分左右,正在為花鯨魚取角度照相,突然感覺地在動﹔一時之間還沒意會到發生地震,倒是一旁的人都叫了起來。不過因為在戶外,沒有太多人覺得這地震會有多嚴重,每一個人又繼續賞花遊園去也。回到台北看到了電視,才知道台北的災情,倒是遠在高雄的老妹迫不及待的打電話告訴我:台北市明天好像不用上班上課?

本文日期:2002.3.31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