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雖然大概知道櫻花季節已經過去,有的事情隨風逝去就再也無法挽回,只存飄零掉落的花瓣任君憑弔。雖說如此,今天還是向著烏來去了,因為這是每年一次的花的祭典,這種在固定時節參與Festival的心境就跟去年一樣。自命清高的人就算要俗,也要俗的跟人不同,所以今天準備先至娃娃谷看瀑布,再往福山晃一圈清幽後,回頭再到烏來看看櫻花之有無。不管如何這些地方總是要先進入烏來,今日烏來感覺好像人稍微少一些(只是稍微),而今日的娃娃谷人好像多了些,當然這是跟兩年前那一次雨天相比。

兩年之後重遊娃娃谷,層層瀑布轟轟隆隆依舊,谷內的人行步道修築好了,南勢溪的深潭不見了,成為清澈見底的淺,可以看見溪底平坦的沙礫,涉溪到對岸已不成問題,因為還有人帶著小孩在溪中摸魚。其他的發現是:在休憩區中,看到往波露山的指標﹔另外沿著森林浴步道走了十五分鐘上坡,雖然還沒到稜線,不過大概可以猜測這條步道可能會通至哪哮野營地得那條林道(?)。

(烏福路上的櫻花)

出了娃娃谷已經快四點,本來嫌辦入山證麻煩不想往福山去,但還是….去了。行經五重橋,稍微望了一眼五重溪瀑布,打一下招呼,也就是了。其實到了山中把山水當作老朋友然後想到要來看看他們就來了:烏來瀑布好像變瘦了喔﹔娃娃谷的信賢瀑布倒是水量豐腴不減當年﹔至於五重溪瀑布末端的大型垃圾被清理掉了,清爽多了吧。到了快進入福山村之前,倒是還有幾株櫻花開著,停下車來為它們捕捉春天留下的倩影。

進入福山國小,校門口那株大櫻花樹,出乎意外的花還沒謝光,但是早一個禮拜來會更好,閒逛了校園一周,今天籃球場空空蕩蕩沒有人可以跟我打籃球。有人正在沿著校門口前的路佈置花盆在竹屏風旁,不知道有何用意。離開福山國小後,今天的福山其實還蠻熱鬧的,因為在福山一號橋看到很多外來的遊客,不過天空開始飄起雨絲,一時之間反而令人覺得有點冷,是一種寂寥。續往福山養鳟場方向走,在民宿村前看到跨過南勢溪的那座吊橋,絕對是巴福縱走的起點不用懷疑。又在路旁發現一個缺口,可以下到吊橋,缺口附近滿是登山條,以前幾次怎麼都沒注意到?過了吊橋竟然遇到一隊從拉拉山過來,聽他們說走了四個半小時(沒有包括吃飯休息的時間)。只是這一大隊要怎麼離開福山,還是要在此留宿一晚隔天在原路折返?

離開檢查哨時,警察說我怎麼這麼快就要走了?當我看看錶後,pm4:30,好歹我也逛了快一個小時,而且天快黑了。不過警察伯伯看看天色說,可以再玩個兩個小時說。幸好我沒聽他的,回到台北快到家時就已經開始下雨了。離開福山來到烏來瀑布公園後山,櫻花都謝光了﹔還記得這裡當初在新建時,車子可以直接騎上來。

本文日期:2002.3.3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