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是什麼原因讓人變得俗氣去湊熱鬧看平溪天燈?兩年前在瑞芳擠不上平溪線火車而沒到十分看天燈,見識到車站中如逃難般的擁擠人潮,於是今年想改騎摩托車總行了吧?不過這樣還是錯了,因為沒有事先搞清楚今年是在平溪還是在十分施放天燈,走汐平公路的結果是在平溪莊敬橋就被攔了下來,於是只好是改搭小火車由平溪到十分了。

不過在初春傍晚五、六點走汐平公路倒有額外的收穫:汐平公路沿途的雲海與籠罩在薄暮中的櫻花,美的讓每一個行經此路的人都駐足觀看久久不忍離去。

(十分街頭)

一開始是正在盛開的櫻花吸引我們的目光,本來看到處處開的櫻花與杜鵑已經夠滿足了,後來來到磐石嶺附近,公路右側的山谷盡在雲海中,但這層雲海從這裡觀之,並不全然是雲層,而更像是一層半透明薄紗似的罩在山谷之間,立在高處的公路上往下遠眺可以隱約看到山谷間的人間燈火點點隨著氣流波動搖曳,而近觀卻又是櫻花與杜鵑爭艷﹔天時與地形所共同構成的美景,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能躬逢其會。

從平溪坐火車到十分,這還是第一遭坐上平溪線列車,可惜是在晚間,看不清楚外面的景緻。到了十分車站後已經是萬頭鑽動。人群簇擁中跟著人潮沿著鐵道、十分老街往天燈會場前進,整個十分現在是個燈火通明的不夜城,離會場還有十幾分鐘的路程時,遠遠地就可以看到千燈並起的壯觀景象。

其實今天晚上我們的共同感覺是:跟著一大群年輕人胡亂擠來擠去很新奇的把玩每樣有趣的東西,就好像年輕了十幾歲,簡直像個快樂的小小孩(?)。喝著古老的麵茶、啃著一根十塊錢的玉米。

快到會場前,天燈的價錢已經從150 down到100塊了。於是買了盞天燈,開始在天燈的四面紙上大書特書許許多多的心願,祈願家人身體健康,另一面又畫了一支愛的小雨傘,接著也祈求國泰民安,又寫了一些噁心的話,然後高高興興的提著天燈往會場。

正在電視轉播的live現場這時候施放的是祈願金榜題名的天燈,親臨現場看著群燈並起,亂感動一把的。於是我們在會場附近也準備放起我們的天燈。說起放天燈可還真是需要一點點小技巧,否則天燈可能會飛不上去,要不然可能在半空中就燒了起來。

現學現賣的我們的第一次放天燈,先把金紙固定在底下的鐵絲下,兩個人分別提著天燈頂上的四個角讓天燈立起來,請人幫忙在金紙點火,然後先把天燈放在地上,讓熱空氣漸漸充滿整個天燈,然後天燈就會慢慢的浮了起來。

(快快樂樂放天燈)

這時候還有一個重要步驟:在放掉天燈前請人幫忙照相。總之,圍觀我們放天燈的人們都分享了我們天燈順利升空越昇越遠的喜悅。還有一個路過的女孩看到我們天燈,還把上面寫的話唸了出來,那就是:一定要幸福喔。

放好了天燈,看到會場的另一邊有一大群人在排隊,好奇的過去詢問其中一位,她的回答是:我們是頭好壯壯。初時完全摸不著頭緒只覺好笑﹔後來才知,原來是一大群人準備待會要一起放天燈,而這是要看你的心願來分組的,我們所看到的這一組就叫做:頭好壯壯組。不知道有沒有一元垂垂組。

我記得在奈良春日神社寺前的祈願繪馬,曾經有人祈求他的女朋友胸部變大的,不知道如果在放天燈時這要歸到哪一組?說到胸部變大組,就又想到我們買的火車票:十分到平溪,一定不會有十分平兮組吧,我想。

從十分回到平溪,實在是一場混亂,一開始實在應該去排接駁公車的,雖然排隊的人潮至少綿延了一公里。因為以為不會有太多人坐火車往菁桐,所以捨公車就火車回平溪。但是有更多回瑞芳的人,因為擠不上火車,乾脆先上反方向往菁桐的車,再佔住位子原車坐回往瑞芳。對我們來說,雖然有了這樣一次搭車經驗,以後就知道要如何避開人潮﹔不過湊湊熱鬧的天燈節,應該體驗一次就夠了吧。

本文日期:2002.2.27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