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之風

在圖書館搜尋村上春樹的著作時,發現這本書「襲擊麵包店」。可我記得之前曾經看過的麵包店再襲擊?進一步查詢知道,這是將「麵包店再襲擊」的前傳(沒有在台灣出版過)一起蒐錄再出版的書。也就是十八年前(天啊,已經過了18年了嗎?),當時我讀麵包店再襲擊時,不瞭解主角跟他老婆為何要再去襲擊一次麵包店的原因終於揭曉了。

因為一種無法忍受的飢餓感。因為要克服飢餓感所做的行為,後來並沒有被完成,而形成一種缺憾。為了補完這個缺憾,必須要再去襲擊一次麵包店。所以是把「手段當目的」,可以這樣說嗎?

在前傳中主角和他的朋友去搶了麵包店,但事實上並沒有完成「搶」的行為,只是與麵包店老闆做了「交換」(麵包店要這兩個搶匪乖乖把華格納的音樂聽完,店裡面的麵包可以隨便他們吃)。

十年之後,主角和他老婆在有一天晚上又面臨到同樣的饑餓感來襲。老婆聽了他之前襲擊麵包店的經歷,竟然提議要再去搶一次麵包店,而且必須把「搶劫」的動作完成。因為當年主角沒有完成搶劫這動作的缺憾,在這一晚也影響到他的老婆。所以他們都同樣感受到這無法忍受的飢餓感。這短篇收錄在麵包店再襲擊中。
繼續閱讀 »

Tags:

親子

(校園巡禮之離開地球表面)

這天是二寶幼兒園的畢業典禮,一早我帶他先去吃早餐,湛藍晴空萬里無雲。

到了學校,老師幫每個小男生打上領結。8:30校長給畢業生代表授花。開始校園巡禮,然後步入禮堂。

進行頒獎儀式。二寶得到市長獎,比他老爸的第一個市長獎早了快十年。為了這一天,我之前就找機會跟他講過孔融小時了了的典故。那時是連同孫叔敖遇到兩頭蛇、司馬光打破水缸一起講的。講完之後,二寶只有一個感想:「爸爸的歷史故事講的好棒,我還想再多聽幾個。」

頒獎典禮進行到一半,由幼兒園來表演直笛演奏「揮動翅膀的女孩」以及舞蹈「See you tomorrow」。二寶表演舞蹈一向很賣力,動作確實。這次我注意到他在動作中如果有將臉轉向左右兩邊同學時,一定是笑容可掬。看來他是真的很享受跟同學一起跳舞的過程啊。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遊客中心前的鳳凰樹)

端午連假第三天繼續玩。去年到虎頭埤時曾經發現裏頭有座滑水道,今天就想帶孩子來玩。但是老毛病,快到達虎頭埤時又已經接近中午。虎頭埤裏頭好像沒什麼吃的,想到附近有個大坑農場,不妨去逛逛且用餐。等到下午再回到虎頭埤玩水。

大坑農場門票大人200,小孩150,扣掉50元之後可以抵消費。在伊魯巴船屋用餐,火鍋或是豬排飯都是350。

農場遊客中心前有一大棵鳳凰樹。前面的廣場雞群四處奔跑,白鴿有時也飛來湊熱鬧。後來才知大坑農場本來是以養雞起家。二寶在盆栽附近發現一隻爬不太動的獨角仙。從此之後,就一直注意獨角仙的活動,連在船屋吃飯,也三不五時跑下樓來關心獨角仙是否還活著。

用完餐後,離開舒適的冷氣房往炎熱的戶外活動。本來以為大家走不動一開始就要爬陡坡的環山步道,但兩個小孩還是跑在前頭。這段航跡紀錄後來因手機意外關機導致Waytogo APP紀錄航跡時發生錯誤,而且無法結束航跡,也無法另開一段新的。後來檢查航跡已被清空。總之,這算是APP的bug,得回去再改程式。但太晚發現解決方式,以至於有部分足跡沒有記錄下來。

上到高點之後,開始走在稜線上。來到涼亭,此處有岔路往鋼索吊橋。取直行,來到觀景台。下坡路段這裡有一排體能訓練場。兩小兒在此玩耍,我先上觀景台去看風景。四周都是小山,沒有看懂的。不過這附近應該有顆大坑尾山三等三角點。天氣太熱,無心尋覓。
繼續閱讀 »

台南行腳

(白荷蓮香亭聽雨聲)

賞荷季節來到白河。因為接近中午時分,首站就是白荷蓮香亭,前幾年去林初埤之後曾經到此用餐,對這裡的蓮葉飯印象深刻。六年後再來,停車不是問題,倒是店家說用餐人數太多,現在餐點做不出來,要再40分鐘後才能開放點餐。我們可以先到園區逛逛。

走過園區的曲橋,欣賞池中的睡蓮。算了一下,大概有四種顏色,紫白金青,這是在演倚天屠龍記嗎?

後來下起小雨,我們到最後的涼亭中躲雨。後來來了一家子也進到亭子來稍後要幫老人家慶生。因為蛋糕就放在亭中垃圾桶上,就跟我們說,有垃圾(我家兩小兒正在吃蓮子冰棒)可以丟在他們的塑膠袋。

等待時間,看到旁邊的農舍升起炊煙;細雨打在荷葉上。頗為詩情畫意。不過小兒吵著要吃飯,最後我們還是離開這裡,往白河市區開去。今天白河都是觀光客,人車頗多。剛停好車,有輛Benz的主人希望我的車去幫他ㄚ蘇。他們說是從台北開車下來玩的,沒想到早上剛ㄚ蘇過,中午又無法發動。

用完餐後,往白河蓮花公園前進。經過很熱鬧的小七與中油路口,蓮花公園比我印象中的遠。看到有停車場標示,不過我沒有轉入,而是續行,將車停在大路邊,然後再走進去。
繼續閱讀 »

Tags:

This Post is under 澤之風

在圖書館網站查找有哪些我還沒有看過的村上春樹的書時,發現了這本。這是一本短篇加上非日本人所畫的插畫夾雜其中。看完之後,實在不太懂其中的暗喻。有讀者說,他認為村上春樹只是為了帶出這句話才寫出這本書:

你不覺得書中的知識總是有借無還,很狡猾嗎?

繼續閱讀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