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貝殼灘)

本周日例行的自行車活動,我本來屬意往二仁溪南岸湖內段探路,不過二寶說要去看彈塗魚。他想到的是鹽水溪大港觀海橋下那塊濕地。不過我卻不想在有限的下午時光騎太遠,但又想滿足二寶想看彈塗魚的心願,於是改往二仁溪下游往茄萣方向騎。但,這條路線好像也沒有太大的機會可以親近濕地看彈塗魚,充其量只是比較靠近海灘罷了。

我們依照鄉間小路老路線往南騎到二仁溪堤岸,往西順流而下騎,這一段自行車道已經整修好久,我們是騎在堤岸下方的防汛道路。過南萣橋後,在一處魚塭旁停駐喝把打翻一半的飲料喝完。這時有人騎過來問,堤岸上的自行車道是不是仍然封閉?上堤處還是能看見有鐵皮封閉部分,我依照幾個月前的印象,回答是。但後來卻看見有人從另一頭騎過來,而且稍後自己實際騎過二仁溪橋下,也發現實際上是可以通行的。真正封閉的是,下方防汛道路要上到堤岸的入口。這處入口封閉看起來沒有意義,但我們要往茄萣去,一定得上二仁溪橋,於是想辦法找個地方把車搬上堤岸。

過了二仁溪橋後,來到高雄市的茄萣區,右邊入口是茄萣濱海公園的停車場。也是施工中的模樣,小心繞過。自行車道臨海而建,風景遼闊。很快來到有一處公廁與沖腳池的茄萣海岸公園,近海處有消波塊圍成水波不興的淺水灣。小孩愛玩沙,頓時忘記此行本來要找彈塗魚。

繼續閱讀 »

台南行腳

(河邊遇見cow)

最近北邊的鹽水溪堤岸騎過許多回,換換口味,這次改騎二仁溪堤岸,但其實二仁溪五月間也騎過許多次,於是我就想到二仁溪南岸、縱貫道以東屬高雄湖內的還未騎過的路段。不過真正騎上路之後,懶病發作,二寶覺得還是去港尾溝溪滯洪池,因為那裏有環狀的自行車道。我本來也想輕鬆騎,就依他意。

二仁溪堤岸自行車道是很舒服的路線,有一些樹蔭,沿途風景不錯。小兒騎在前頭,來到二層行舊公路橋附近知道要停下來等老爸我。這時發現路旁有乳牛三頭。這年代的小孩都從國小就開始學英文,會幾個英文單字就口無遮攔的賣弄,這回看到乳牛在此,便開始 cow…cow…叫,反而不去追究此時此地為何會有乳牛了。

鑽過縱貫道涵洞後,東北邊的天空出現彩虹,但今日市區不曾下雨,可能是仁德歸仁一帶下了午後陣雨吧。

經由引道來到港尾溝溪滯洪池,二寶順時針騎往水門方向,我和大寶逆時針往淨水池方向騎。二寶的意思是要邀我們陪他尬車,但我只想找棵樹下看池畔綠地與水池泛金光。至於大寶則跟二寶以不同方向繞了一圈,以往都是二寶先騎回來,但這次反而是大寶贏了,而且許久還不見二寶回返。後來二寶回來才說他的腳踏車落鏈三次,途中還看到一條蛇,問我們要不要去看。見我們沒什麼意願後,他又騎去看蛇了。

繼續閱讀 »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本書是英國BBC科學部節目製作人朱利安.布朗(J. R. Brown),於1984年起邀請物理學家保羅.戴維斯主持節目,採訪量子力學領域的物理學家,針對量子力學的各項疑點與爭議提出各種討論與思辯。主要的癥結是,如何銜接量子力學與宏觀世界的橋樑。「宏觀世界的漸變特質與微觀量子理論中離散的特性似乎格格不入,近代物理學家致力於搭起兩個世界的橋樑,探索兩邊的關係與邊界。本書探討了薛丁格的貓、貝爾不等式、阿斯佩克特實驗、多宇宙詮釋等…」

本書進行到中段,已無可避免要帶到人的意識似乎左右了量子最終的狀態。如果不觀察,量子處於不確定的情況,只能以機率談論;一旦觀察,量子便會選邊站,人類的觀察只能看到最終的結果。但是所謂的「觀察」的邊界為何?(何種程度才能稱作觀察?)最後,量子理論的詮釋還是只能從實驗的結果得知某種統計上的機率分布?

薛丁格的貓 」在箱子沒有打開之前,貓是不死不活的狀態? 阿斯佩克特實驗證明EPR悖論量子的狀態是有可能超越光速傳遞的?而這違背了相對論。原始的哥本哈根詮釋並不想認真探討背後的道理,只說我們只是綜整實驗觀察後的結果。於是更多物理學家為了解釋量子理論中許多不合常識但卻被實驗證實為真的現象,其背後的真正原因(或許是上帝的想法),提出了許多詮釋,像是「多宇宙詮釋 」、「超弦理論」等。但至今我們的科學還無法證實這些詮釋為真。不過也有科學家樂觀預期,或許在數十年後,會有另外一套比量子理論更精準的理論足以銜接量子與宏觀世界。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泡水的香楓)

這一天老婆說要出門走走。因為疫情關係,全家已經快三個月沒一起去郊外散心了。本想找個餐廳用完中餐再去川文山簡單走逛,這地方幾乎算平地,入口處還有一些農產品小攤,就算下雨撐傘戴口罩也可以很快走完,而且我還想買芒果乾解饞…。不過屬意的關廟那家餐館說是要八月中旬才會復業,轉查歸仁那家連鎖火鍋店也在其粉專看到收了的消息。百業蕭條可以預期,但是鮮少聽到民怨;過不去的,也許就此收攤了,然而他們都做什麼去了呢?

於是沒有在外頭用餐,下午兩點多才出門,直接開車前往川文山。下了84號快速道路渡頭交流道後,再次看見縱貫道旁的嘉南大圳南幹線的渡子頭溪渡槽橋,這次還是沒能停下車來探看一番。左轉171往拔林,路口店家就有幾家在賣芒果乾的。來到川文山停車場,裏頭只停了兩三輛車,攤販也只有賣水果的老婆婆一人,但沒賣芒果乾。據她說也是剛剛才來而已。老婆想買的茶葉蛋攤,這次尚未出現。

停好車,往盤帽大榕樹小丘走去,又從桃花心木林走下,來到另一處入口的岔路口。派大寶跑去那個入口探看,回報並無任何擺攤。

逆時針繞行,經過核生化訓練場前,積水淹沒了林間凹地成池,香楓根部泡在水裡,像是忘憂森林的場景。我和兩小兒打賭三個月前所見的乾枯水池裏頭會有幾隻水鳥,兩個小孩都猜沒有,我猜有一兩隻。前往水池的水泥路部分路段泥濘不堪,得找有樹枝的地方踏過。三個月前的乾涸水池如今再度滿水位,中有一隻水鴨,我猜中了。但在水池乾涸的期間,它們都去哪裡了?眼前這隻鴨子是不是還是三個月前的鴨子?這時老婆不知為何說鴨子不是鳥類,還說什麼「界門綱目科屬種」;於是我反問她,「鴨子如果不是鳥類,那是什麼類?」她馬上用手機查,然後就不說話了。

繼續閱讀 »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東野圭吾的小說至2021年夏天為止在台灣已出版了95本,而我只剩下八本還沒讀,應該在今年入秋前便可全部追完。在已讀過的八十多本中當然有自己私選列為必讀的長篇,像是1998年的《秘密》,2012年的 《 解憂雜貨店 》 ,2005年的 《 嫌疑犯X的獻身 》 ,以及最近剛剛讀過的2001年的 《 單戀 》 。東野圭吾寫了這麼多本膾炙人口的推理小說,而且小說裏頭的創意、布局、詭計,以及人性的探討,實在令讀者讚嘆他是怎麼構思出來的。我想唯有不斷地以書寫作為淬鍊到極致,才能有各種別出心裁的創意。而淬鍊到極致可以在2001年這本 《 超·殺人事件 推理作家的苦惱 》 略窺一二。(東野圭吾在描述推理小說出版業界的幽默作品還有「〇笑小說系列」,像是 《 怪笑小說 》 )

東野圭吾在本書中以推理作家如何創作推理小說為題,創造出種種看似荒謬不可能的故事。如果不是已經到推理作家這項職業的頂峰怎能如此幽自己的職業一默?其中的 《 超理科殺人事件 》 、 《 超高齡化社會殺人事件 》 更是我認為幽默到極致還能再迴旋出一道戲謔的轉折。東野圭吾有這種超高能耐難怪能源源不絕地創作至今。轉眼間東野圭吾也已經邁入六十歲的中高齡了,即將來到他自己在二十年前所描述的 《 超高齡化社會殺人事件 》 中的高齡推理作家、次高齡編輯,以及與作家編輯同一世代的讀者群,不知道二十年後還在寫推理小說的他,對於當年在這篇短篇所敘述的故事,有沒有要更新的地方?

繼續閱讀 »

Tags:

Older Posts »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