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在讀過林語堂的《生活的藝術》後,會想去翻閱《吾國與吾民》,是很自然的。《吾國與吾民》有點像是《生活的藝術》的前作,甚至《吾國與吾民》的最後一章就叫做生活的藝術。

無論中國的一切都是缺點,她有一種優越的生活本能,一種戰勝天然之非凡活力,是不可否認的。她已盡量發展其生活之本能;隨時局之變遷而適應其自身之經濟、政治、社會的環境。假令種族機構不及其強韌者處此,要將不免於殞滅。

中國歷史簡直很容易每八百年分成一段落,為每一週期。每一週期的開始,當唯一祚命短促而君威強盛的皇系,結束連綿不息的的內戰而統一中國,此後繼之以四、五百年之治平時代,過此時期,則朝代又將一易,而起伏不斷之內戰又起,馬上使京都自北南遷。然後形成南北對峙之局,除惡之形勢日甚一日,最後跌入異族統治的深淵而結束此一週期。歷此乃周而復始,重演過去循環,中國復重新統一而光復本族之統治權,此時期必開放文化上新的光彩。 — 《中國戰禍之週期循環》(by D.J.S.Lee)

按照李博士的說法,第三循環從西元1368年(明初)到現在,這一個週期還未屆結束的期限。林語堂在寫完本書時(西元1935年,民國24年),中國正處於荒亂與戰亂交併的上升階段。不過在他有生之年(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應已看到中國的情勢又已經往新的態勢發展。吾人在21世紀的現在又將如何看待這一循環是否已經結束,還是方興未艾?如果說新的循環已經開始,那所謂文化上新的光彩又會是什麼?是網際網路時代人人都可為內容創作者,直播主嗎?又或者是五百年後的人們又是怎麼看待20世紀後半段到21世紀上半段這一百年?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樹谷生活科學館入口處外頭)

夏日炎炎,老婆說要出遊。今夏特別熱,白河看荷花就免了;到美濃黃蝶翠谷,小孩又說不想玩水。於是我想就近到樹谷生活科學館看恐龍吹冷氣,這樣或許還可讓大寶在五點以前回來到看職棒轉播。尤其上次到樹谷生活科學館已經是八年前,那時二寶還在包尿布呢。當然兩個小孩完全沒有印象他們有來過這裡。

我們在入口處又加價買了恐龍遊戲券,可以玩館內外遊戲設施3項。兩個小孩玩了AR遊戲就用掉了兩次,最後一項在外頭二寶騎恐龍車用掉了。兩歲小孩騎恐龍車,大人拍手說好可愛;十歲小孩騎恐龍車,我會想到稻村桌球社,然後笑他很幼稚。

樹谷生活科學館裏頭除了展示恐龍等遠古生物模型外,還有國中生水準左右的理化與生物的科學常設展。小孩到處亂玩,我隨意亂逛,但我發現有些好像我也已經不甚理解了。(驚!這樣我以後要怎麼教小孩?)

繼續閱讀 »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我需要酒、需要藥、需要女人,但也可以隨時不要,只需要死亡。
我不需要愛、不需要自尊、不需要責任,卻又隨時需要,因為這是生而為人的證明。
然而世人是什麼?不就是個人的集合體嗎?那麼個人,乃至於人類,又是什麼呢?人類是令人恐懼的存在。他們鎮日為了填飽肚子而努力工作,為了快速而發明了地鐵,為了夜間好眠而發明了枕頭。只有實用才能存在,只有目的才有向前奔馳的動力,只有意義才能被理解,只有去愛才能被愛。那麼如我一般,無法理解發現生存意義的人,還有資格做一個人嗎?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人間失格》

印象中我曾經看過「人間失格」的電視劇,但又不確定那時看的是不是。其中有一幕是主角搭電車往來城市與鄉村的住家。

身而為人,其實我們心中的某一塊幽微領域可以理解《人間失格》所傳達的意涵,不過大多數的我們凡人都具有高度社會化的能力(但其實只是活得茫然不覺),所以「人間失格」的念頭從來不曾出現在我們心中,甚至還認為世界應該是繞著我們打轉(自我中心)。

繼續閱讀 »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圖片來源:博客來)

在圖書館看到這本書,其中介紹到「反橋」,正是日本神社前或神社御苑常見的神橋-一種日本獨有的橋面高高拱起呈圓弧狀的橋,通常在橋上附有紅漆的欄杆,欄杆上有還有擬寶珠作為裝飾。但是這種橋雖然呈現圓弧狀,卻算不上力學上的拱型。看到這裡,我不禁想到這幾年在台灣各地探訪的日本神社遺跡中的神橋,好像依稀看過圓弧的椼橋與橋上的擬寶珠?

原台南神社外苑之成功橋與成功溪
原台南神社外苑之成功橋與成功溪

繼續閱讀 »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如同我在《再見,吾愛》讀後感提到的,讀了某一本書會帶出另一本有趣的書。四月上旬時我讀了佐野洋子(1938~2010)的《無用的日子》(這是一本我覺得非常值得讀的書,但我沒有寫讀後感)。分享書中一段話給沒看過這本書的人:

如今,我已盡到所有的義務和責任,孩子也都長大成人,母親也在兩年前去世了。

我沒那麼熱愛工作,不喜歡做的事到死也仍然不喜歡做。我並沒有非常熱愛工作到覺得還有很想做的工作沒做而不想死。當知道只剩下兩年可活,折磨我十幾年的抑鬱症也基本消失了。真是太奇妙了。

得了癌症以後,我的人生突然充實起來,每天都過得很快樂。

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死,也就獲得了一種自由。感謝我的父親。想起父親的訓話,每到晚飯的時候,他都一定會訓話。其中有一句是:「就算自己心靈扭曲,也不去向醫生求助,即使醫生就在身旁。但為了治療小拇指的傷痛,即便不遠千里,人們也要去。」那時的我認為,如果自己的心靈扭曲,是發現不了別人心靈扭曲的。父親還有一句是:「有人只讀過一本書,也可以被稱為專業閱者。」昨天,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邂逅了這本書。那就是林語堂寫的《生活的藝術》。我也許是中國人吧。這本書讓我感觸頗深,反思自己讀過的書,應該為什麼而活,幸虧在我死之前有緣看到了這本書。還有一句「不要吝惜金錢和生命」,這是父親對我們這些不懂事的孩子說了大概有一百遍的話。所以,可能是因為這句話,父親一直很貧窮,五十歲時就死去了。

當佐野洋子認為林語堂的《生活的藝術》可以被當作一生讀過一本書也可以被稱為專業的閱讀者,於是我就非常有興趣的想去翻看這本書了。令人驚訝的是林語堂這本書是西元1937在美國出版的(民國26年),但其中有關於人生的哲學與當今年代幾乎沒有違和感(當然如果你不認同林語堂的觀點那又另當別論)。
繼續閱讀 »

Tags: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