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看這本書時,邊看邊覺得以前在學生時代的物理根本沒學到什麼,猶如九牛之一毛。在我讀高中的1970年代,量子力學基本理論應該已經發展得差不多,但是課本所說的是把19世紀的高等物理發展史以非常簡略兼片段式的帶過,所以學生所能了解的更是這些片段的胡亂摸索,沒有整體脈絡。現在想想,對於高中時期所學的學科哪一門不是這樣呢?一般學生只是囫圇吞棗,更何況可能只是嚼到棗皮而已。這樣的內容只是為了考試而準備而已,沒有辦法引起學生主動研究的興趣。

那對於高中生,物理課本應該寫到哪種程度?又或者是哪些類型的學生需要讀物理?在我們那個年代,醫科大學大一是不用修物理的。所以在一般人的認知,從實用的角度來看,不是對科學特別有興趣的人是不需要懂物理的,文科的更不用了解物理。但我覺得這其實是大大的謬誤,因為我有一種感覺,天底下的學問可能是共通的,如果不能將各種學問融會貫通,那是人的能力有問題。

雖然我認為萬法歸宗,但是也從很多書籍讀到許多數理科學家,其語文能力表現就不好,而且也相對不重視人文與哲學。物理學家所追求的終極目標是在尋找一套能解釋宇宙萬象的唯一法則,而其中並沒有上帝或是人的主觀意識的存在。以拉普拉斯的惡魔來說明:

我們可以把宇宙現在的狀態視為其過去的果以及未來的因。假若一位智者會知道在某一時刻所有促使自然運動的力和所有組構自然的物體的位置,假若他也能夠對這些數據進行分析,則在宇宙裡,從最大的物體到最小的粒子,它們的運動都包含在一條簡單公式裏。對於這位智者來說,沒有任何事物會是含糊的,並且未來只會像過去般出現在他眼前。 –維基百科

繼續閱讀 »

Tags: ,

台南行腳

(健康路南側的自行車道)

大寶是那種一旦有想做的事便會堅持到底的人,像是近來他想要騎到雙博自行車道0K處,也就是台灣歷史博物館。我們之前有一次曾經沿著中華西路騎到和緯路口,但其實雙博自行車道在健康路附近便往西拐進安平,所以這一次我們決定捲土重來。台南夏季實在太熱,我委實不太想出門騎單車曬肉乾,但是看到孩子那企盼的眼神又不忍心,所以還是在下午三點左右出門了,因為如果不早點出發,這一次鐵定還騎不出安平,就又要摸黑回家了。

由於這次已經先把可能會走岔的路段研究清楚了,所以騎過香腸博物館後,左轉中華西路一段109巷。河道與水流閘門出現了,以前的竹溪從此出海,但古河道有部分隱藏在利南街與觀光城下方了,從Google地圖的街道走向隱約看得出來,此處約當22K。

健康路南側的部分是有林蔭的小石方磚道。續騎,經過水資源回收中心、亞果碼頭、漁光橋,在億載金城左轉光洲路,繞行外圍,此處是19K。經德陽艦、台灣船、林默娘公園往安億路,但錯過了18K的里程指標。

過安億橋,下橋後左轉沿著港邊走,經過遊憩碼頭後,進入一處有榕樹鬚根垂落的三角公園。出來後續騎,經過小砲台、安平路口,乾隆海堤前是新整理的自行車道,但是前方被虎鯨園區擋住了,繞進安平市區內,從安北路出來,接到王城路。此處約當15K。我們好像沒看到16K。

繼續閱讀 »

台南行腳

(朱玖瑩故居前)

小孩暑假最後一周。老婆早早就以她並沒有為小孩安排才藝課為由說要安排出遊,但我不置可否。直到時間近了,真要訂飯店也都來不及了,我想如果要順老婆出遊的意,但又無法遠行的情況下,不如就假裝今日我們不是台南人,在安平找個像飯店的地方,輕鬆吃個早午餐,或是來個下午茶,假裝我們是已經住過飯店的隔天在打發check-out之前的閒暇時光,來個「偽出遊」?

老婆後來「勉予同意」我的提議。不過想到兩個小子可能無法半天一直乖乖待在餐館裏頭,所以還是要有戶外活動,先到安平附近走走,中午再去附近餐館用餐。因此,我想到了之前參加的安平老街巡禮遊程,準備帶家人照著走一遍。不過這次不是計畫趕不上變化,而是計畫根本派不上用場。我們光是在第一站「安平樹屋」就把上午時光消磨光了,然後就直接到熟悉的那家平平安安餐館用餐,加上下午老婆有事要處理,所以吃完飯後就打道回府,結束本次小旅行。

所以本篇遊記要探討的是為什麼光是安平樹屋一個點就可以耗掉兩個小時?

繼續閱讀 »

台南行腳

(省躬社聖化堂)

老婆報名鯤喜灣文化祭8/16的灣裡小旅行。這次小旅行包含坐舢筏,我本來以為是坐舢筏出海,但活動開始之後雨就不停歇,我還擔心風浪太大無法行船,但其實是往二仁溪上溯,而舢筏還蠻穩的,安全無虞,只有斜風細雨與河裏頭的魚偶爾會飛進來。

參加這次活動最大的感觸是每個地方都有關心自家在地文史的有心人士,對在地文史引以為榮,而且也以傳承與發揚在地文史為己任。這次為我們導覽灣裡的蘇老師也是這樣的人吧。我們在灣裡活動中心聽完蘇老師簡介灣裡之後,第一站來到聖化堂。

聖化堂主祀關聖帝君,但神像背後有塊至聖先師牌位;雖名為「聖化堂」,但廟簷下卻有「省躬社」三個大字。蘇老師一一為我們解說這些看似不協調的緣由。蘇老師說廟裏頭的對聯都是根據神明降乩指示所立。還有八卦天井與扶乩法器等,我沒有聽得太詳細,在此略過了。倒是問了蘇老師,日本時代聖化堂改名省躬社以避禍,那日治時期灣裡的神社是否就是省躬社?蘇老師說,非也,日治時期灣裡的神社在萬年殿後方,但現在已經看不到任何殘跡。

雨下個不停,所以保安宮略過,來到崇德堂。蘇老師為什麼帶我們來崇德堂呢?應該是要讓我們上到頂樓眺望灣裡的街景。以下又是我沒專心聽,如果描述錯誤都是我的問題,不是講者的問題。蘇老師研究古地圖,認為灣裡曾經有一道海峽;又根據等高線,灣裡有六鯤鯓與七鯤鯓(我好像聽到灣裡市場以南是七鯤鯓?)。聽到這裡,我馬上就從Waytogo Web版調出灣裡地區的台灣堡圖跟蘇老師討教,但今日不知怎麼,台灣堡圖只能在某個zoom顯示…。蘇老師帶我們走到廟後,從高往下看,說眼下這條巷子是以前的老街…,不過這時雨下得更大,我們沒待多久便下樓。

繼續閱讀 »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讀本書首篇「別害怕!每個字都是文言文」,提到「怕」這個字,作者說:

此字原來不唸「帕」音,而是「泊」音,表內心恬靜,了無激動之義。白,是日出之前所顯現的微光,有一種單純、高潔的氣度。《老子.二十章》說了:「我獨怕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只有我獨立而無所作為,沒有外在的形跡徵候可見,就像嬰兒還不會笑一樣。)

在「人生勇敢果艱難」這篇中,又再度提到「怕」這個字,作者說:

「怕」,這個最常見的恐懼之詞原來並非恐懼之意。一個心,一個白,表達的是「內心恬靜,言行無貪無肆」…。又因為「白」是日將出之前所見的微光,便有單純、高潔的意思。無論是《老子.二十章》說了:「我獨怕兮其未兆」(我卻淡泊得沒有甚麼想做的事)…

繼續閱讀 »

Tags: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