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作者認為愛因斯坦的最大錯誤是不肯承認量子理論中的不確定性,像是海森堡所倡導的測不準原理。作者認為因為愛因斯坦不認同量子理論,所以錯過了後來參與量子世界的後續科學發現。

不過關於這個我倒是有不同見解,正因為愛因斯坦堅持造物主在創造宇宙萬物時必有一套法則,而且想盡辦法反駁量子理論,所以在反量子理論的領域中反而開創自己一條路。雖然這條路現在看起來是越走越窄,但是由天才付出心血所走過的路,其努力決不會白費。就看是用什麼觀點來看這些努力。

所以把不認同量子理論當作愛因斯坦最大錯誤,對這位天才來說未免太沉重。只不過愛因斯坦本人應該毫不在乎吧。

繼續閱讀 »

  • 隨想

    人は人吾はわれ也とにかくに吾行く道を吾は行なり — 西田幾多郎の歌、哲学の道の歌碑
    人是人 我是我 總之 我走自己的路

台南行腳

(木棧道之外的路況草有點長啊)

今天心血來潮想帶妻兒去台南近郊賞楓散心,地點就是8年前去過的關廟森林公園,當時印象是頗清幽又有可讓小孩玩棒球的綠地。不過這幾年這個景點好像沒有見諸於旅遊類新聞,不知道近況如何…。

86快速道路下歸仁交流道轉台19甲,過深坑後,沒有看到明顯路標,但幸好有導航的到達了。以前停車場附近的草木比較整齊,但這次來感覺有點散漫。右側的道路說是可以往關廟服務區。但森林公園的入口卻是在左側。這次來為什麼差點錯過,原來是因為遠遠過來看不到那塊大石碑啊。就是那塊背面刻有「富在深山有遠親,貧居鬧市無人問」的大石碑。

從停車場一台車也沒有,直覺是這處景點已經沒落了。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帶著妻兒硬著頭皮依著八年前的航跡往前走了,我只是在想滯洪池疏洪道那附近的大塊綠地還在不在,這次我是以可以在戶外打球的誘因才把二寶帶出來的…。

繼續閱讀 »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這兩本書傳達一個重要的概念,利用數據做估算時,不能以偏概全。另外作者也嘗試用數學模式來解釋人類的非理性的期待。

繼續閱讀 »

台南行腳

(蔦松這一家)

台南這一年來真的多了很多展館,像是美術館2館、左鎮化石園區,最近很熱門的除了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外,就屬南科考古館了。
南科考古館的由來就我的理解(不好意思,不想查資料,直接用臆測的)想必是當初要蓋南科之前的整地,發掘了大量埋藏在地下的史前人類活動遺跡。後來往更下開挖又陸續發現一層層彼此覆蓋的文化遺跡。像是蔦松文化就覆蓋在大湖文化之上,而明清漢人文化又覆蓋在蔦松文化之上。由於發現大量的史前人類文明,基於考古遺跡的保存與科普教育推廣,才蓋了這座南科考古館。

南科考古館剛開幕的時候非常熱門,據說裏頭的兒童廳非常好玩。但是我們這一家直到11月才在老婆的堅持下來到這裡。因為我們父子三人都是那種無可無不可的人,而我又是到了現場才會對新奇的東西展現出興趣,如果不是一個人就會流於走馬看花。

南科考古館與管理局共用停車場,所以直接往左停進去即可,右方平面停車位少的可憐。

從停車場出來看到鋼雕人偶與拿著矛的石器人類的「相遇」。走到上方,庭園有蔦松這一家的人偶。乍看有點像神隱少女中的無臉男,也有點像小丸子中野口。但我想這雕塑的創意來源應該就是來自現在館中展出的蔦松文化的人面陶偶。不覺得臉上表情是一模一樣嗎?連狗也是。
繼續閱讀 »

Older Posts »